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粉

小熊软糖(ME角色兄弟文)

      其实又是一次聚餐,因为上次说还有下个周末2333这个梗还是很久之前微博看来的,据说三颗已然是酒量非常好的汉子了,酒精含量超过百分之四十。啊,安抚一下受刺激的小易君,抱歉这么晚,周六周日都全天补课我也sad了_(:зゝ∠)_ @parkmyeongsoo 

       这次聚餐轮到Ben和Manning负责采购。

       Manning起了个大早,把睡在由文件堆成的堡垒中的William揪起来,丢进浴室。后者意义不明的鬼叫在浴室里回荡时,Manning皱着眉头从冰箱里捡出来几颗还算精神的西芹和仅存的两个鸡蛋,配上他带来的培根,给仍在哀嚎“你知道现在才几点么!什么样的哥哥会在这个时间来扰人春梦!”的William做顿像样的早餐,顺带在锅子滋滋作响的空当回上一句,“我这样的!”

      最终William的抱怨被泛着黄金卷边的培根蛋给堵上了。Manning从名为沙发的战壕里抓起一件灰色外套,精准地丢到了William的头上。把William载到Harold家之后,Manning把车开到Ben的公寓楼下,发了条短信,不出意外地看见三分钟内出现的Ben。

       看着自家兄弟把一罐色彩缤纷的小熊软糖放在了座位旁边,Manning皱着眉头看向他,“我以为你七岁之后就不吃这个了。”Ben笑了笑,神秘兮兮地打开盖,酒精的味道很快地晕开。Manning仍然一头雾水,“酒心的……小熊软糖?Ben你打算做什么?灌醉Andy?我们不是说好不给他喝酒的么?”Ben把盖子又扣好,晃了晃,“当然不是,伏特加里泡了三天的,Andy吃一个就能把他的蜘蛛全放出来作乱了。”

     “所以是……Harold?”Manning挑了挑眉毛,了然地点了点头。车子在两个人的怪笑声中开动。

       这两个人的购物只能用准确,高速,有效率来形容,半个小时里买齐了从柠檬三文鱼到什锦蔬菜沙拉所需的各种食材、配餐的红酒,以及Zep说过的高水解率低乳糖牛奶。于是很快地,这些食材又出现在Harold家的料理台上。Ben特意将小熊软糖搁在了餐桌上,并叮嘱Zep看着不能让Andy吃。

Harold很贴心地过来帮忙准备蔬菜沙拉,Ben失望地瞥了一眼餐桌,转而又高兴地把洗好的胡萝卜递给自家大哥。Manning仔细地切着三文鱼,Zep忙着帮Andy寻找那只在屋脚一闪而过的白额高脚蛛,额,Andy似乎是这么叫它的。倒是William在餐厅打转,百无聊赖地拨弄着那罐糖果,终于被鲜艳的颜色吸引决定吃一个。打开盖子时的酒精气味让他觉得这罐蠢兮兮的糖果变得有趣了,伏特加的味道被裹在小熊糖里,William忍不住又拿了两个。

       三分钟后,一个挥舞着领带,唱着哈利路亚的William终于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这种不寻常是Andy首先发现的,在他试图劝阻制造噪音的罪魁祸首无效之后,果断抱起自己的小宠物上了楼。Zep跑去厨房急匆匆地丢下一句,“你们谁去餐厅看着点William,Andy被他吓跑了,我去看看。”就也上了楼。Harold心疼地看着新换的桌布,“William,如果你能从这张桌子上下来我会很感激的。”万幸的是William虽然醉了,依旧很听大哥的话,乖乖地……跳了下来。

       Manning和Ben连忙七手八脚地把扑在Harold身上的William拽起来丢进椅子,然后把被撞得七荤八素的Harold抱起来。Harold刚站稳,William已经顺着椅子又滑到了地板上,Manning又连忙把他扶起来,William开心地挥舞着手臂,“Harry,看我找到了什么!”Harold哭笑不得地接过他的眼镜,“谢谢你,Mr. Hinks,现在你如果能乖乖地去睡觉就更好了。”William又往下忽然坠了一下,三个人面面相觑,竟是睡着了。

       “Harold,你是巫师吗?”Manning从背后抱着William一边吃力地上楼一边挤出句问话。Ben帮忙抬着腿,“如果是真的,Harold,你能不能再念一次咒语,让他自己走到房间再睡。”Harold擦了擦眼镜,试探着叫了声“William”,没有收到回应。无可奈何地一挑眉,“看来魔法只能用两次?小精灵也不能一直跳舞。”Ben在心里骂着自己能杀死猫的好奇心,至少他现在累得快断气了。

       把William扔进床里之后,Ben就拉着Harold出了房间,Andy也抱着一只蟋蟀玩偶跟着Zep出来了。四个人把晚餐做好,Ben拿着Zep给的醒酒药上了楼,顺便给倒了杯水之后就没有下楼的Manning送了点吃的。William安安静静地睡着,一只手抓着Manning的手腕,后者趴在床边也睡着了。Ben把托盘搁在小茶几上,轻轻地带上了门。

       Harold和Zep一起收拾着盘子,Ben接过Harold手里的盘子,“都睡着了。”Harold看了眼手表,接过了Zep手里的盘子,“也不早了,Andy认床,你早点带他回去。”Zep点点头,“那有事情再给我打电话吧,我随时到。”说完就拉起正观察着那只蜘蛛的Andy回了家。

      都收拾妥了之后,Harold在餐厅踢到了那罐倒霉的糖果。Ben跟在他身后,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话。Harold对着他晃了晃罐子,“我猜,这就是William忽然喝醉了的元凶?”Ben点了点头,“伏特加,泡了三天。”

       Harold做了一个几乎夸张的惊讶表情,坐在沙发上从罐子里拿了一颗糖送进嘴里,“我得说,Ben,这个奇思妙想很有创意,而且,味道还不错。”Ben惊讶得忘了阻止Harold拿起第二颗糖。

       于是五分钟后,沙发上也多了一位睡美人。

评论(4)
热度(13)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