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粉

客官来点梗嘛

最近比较消沉,写不写得出来全都看缘分,不过满百粉了开一次吧,来快活啊,客官~

【POI/Rinch】如果他们按照教科书谈恋爱(二)

*是的,还是恋爱指南,无聊的我改了个名字又来了,感谢蝙蝠控催更小天使_(:зゝ∠)_


  • 第一守则


       作为前CIA特工,Reese在多次实战和无数同事的咒骂中领悟到了一个真理——永远别在脖子上挂什么要命玩意,除非你能在断气之前把它割开。但根据Reese先生大半个晚上突击复习的成果,短时间内能达成的要求只有着装。

       托他每个假身份都要捏造得滴水不漏的老板的福,Reese有好些现成的三件套,他给自己套...

【POI/LOST】Two Bets on One Soul(一)

清明刚过,我们还是可以缅怀一下逝者的吼(并不)

啰嗦多一点,这篇大概以岛花为中心,浮士德AU 混合spn世界。名字瞎起的,总不能叫本杰明吧,好像也不错哦

声明:某斯基对宗教没有任何意见,只是希望把宗教看得很严肃的客官直接点叉。然后再啰嗦两句,某人的世界观来自SPN且完全不严谨,私设天堂这边荣光是能量,可以攒起来搞事情或者升级这样。而且某人是个三无产品,如果依然没被吓跑,客官,请接着看吧,XX。

本章RF有互动,Hobben岛花只有名字出现


霍布斯不讨厌下雨。

除了让肺更舒服的空气外,雨还能让很多人变得更脆弱,而他的工作就是找准这样的时机,推波助澜,直到麻烦的客户签下合同。但近来有...

【POI/RF】浮在空气里的人鱼(118衍生)

关键词:人鱼 幻觉 器大活好(玩一个软件抽的,拖了蛮久才写完,车没开起来,熄火了orz)

摘要:当Harold被下药不知道多久之后他开始出现幻觉,人鱼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如果看得很困惑就翻到底有个注释)


天花板像融化的糖浆,打着旋和吊灯搅和到一块,墙壁也不停地在转。但他这会正嗨着呢,没工夫在意什么东西是静止的了。Finch拿下眼镜看了好一会,确定并不是因为这两片树脂出的岔子,然后扶着沙发站起来。没有可靠的参照物时走出直线显然不太可能,幸好他还记得要保证自己不撞到什么东西上去。

百合花的香味比平时要淡一些,Finch不得不凑上去才能闻到。因为这...

【POI/Rinch】如果他们按照教科书谈恋爱(一)

  • 恋爱指南


*一个双方学习谈恋爱的故事,请各位客官不要相信在下的坑品,按最近的心情更新大概会是个谜


    普通人做一件事情之前,大多希望这件事是有范例可循的。而通常情况下,也总会有那么几个乐于助人的热心肠,仔细又认真地将经验之谈写下来,或为门外汉指点迷津,或为人们提供了茶余饭后的笑料。此类书籍内容虽包罗万象,事无大小,皆有分析,但总体上都有个相似的名字 ,如《某某指南》、《如何快速学习某某》等,力求让读者仅凭名字就能断定是否需要,可以说是贴心之极了。

眼下Shaw女士和Groves女士两人手里各拿着一本恋爱指南,只有一点...

写手问卷

 感谢加菲艾特2333333333@好加菲-闭关南山中 


1. 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过斯托洛夫斯基,来源于一个段子,为了过考试赞运气的。应该改的是奥斯托洛夫斯基的名字23333333


2. 当写手多久了?


从一五年五月份开始写到现在算是一年多吧


3. 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去年夏天算过一次,零零星星加起来十四万字大概。现在可能多个几万字。


4. 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

就是忽然想画画,翻参考图的时候翻到了cocky boys的截图,然后就变成这样了,污染首页2333333333

Sleepyhead

听到这个歌之后不能自已,Sleepyhead,歌手Galen Crew,然后就改了改,一个有病的段子。


耶稣纪元1239年,有一位不是皇室血脉的青年。

你问为什么?因为他爸爸不是。还问为什么?因为他爷爷不是。

总之我们这位青年,古老的传说的确都指出了他非常聪明,是所有人当中最聪明的。

他住在石头城堡里,每天晚上都独自一人入睡,即使是能唤醒亡灵的可怕声响,也不能把他从睡梦中惊醒。

有天一位陌生人从遥远的国度来到这里,带着一百个甜甜圈和一车煎绿茶,请求青年和他交往。

尽管陌生人的绿眼睛十分真诚,但是青年的父亲说,“不行,走开,将来的某一天,他会和甜甜圈的国王结婚。”

陌生人又回来...

【POI/Rinch】仙扣奇缘

实在不会起名字orz各位客官请将就一下,灰姑娘au,有改动,了解我丧病程度的请进,觉得我太丧病的抱歉污染首页23333333


“你不被允许去参加王子的舞会,Harold,并且你要准备好我和Arthur参加舞会时要穿的衣服。”Nathan拿着变音器用夸张的低音混响说道。

“没问题,只要你们提前想好要穿什么样的礼服,或者我再找人做两套新的。”Harold专注地盯着他手里的零件,自然地向旁边伸出了手。

Nathan走过去把三号螺丝刀拍在他手心里,“这就完了?连挣扎一下都没有么,Harold?再考虑一下吗,会很有趣的。”

“你知道我不喜欢这种场合,Nate。”Harold给了他一个抱歉...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