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粉

公平交易(五)

         半个时辰后,一头雾水的冯七将李四领到了族长跟前,不料那李四冲族长一拱手,“得罪了。”对着一边的勤务兵使个眼色,两个小兵拿着麻绳就把族长捆上了。族长老爷子倒是个经得住事儿的,没嚷也没挣,由着他们把绳子绕上。
         冯七眉头快拧成了麻花,“李四先生可是要以族长为饵引山贼来?”
李四歪过头来,“先生可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冯七撤了半步,磨过身来瞪着李四,晃悠悠的让人想伸手去扶,“关于这点恕鄙人不敢苟同,你如何断定族长能诱他们上钩?”
         李四把手搭在冯七肩上,“族长对山贼是没什么用,可他能让你们乖乖听话,还劳先生着人把城里男女老少都带到祠堂来,顺带告诉他们,别耍花招。”

         冯七叹了口气,喊来几个后生去集合人,看着族长的绳子绑得不紧也没说什么。族长老爷子看他不安生的模样,出言安慰,“冯先生,你不说过用人不疑么?我们既然请了人来,就听人安排。”冯七点点头,把眼镜拿手里擦了擦,尽量不去看那些扛枪的,捡了张凳子坐下,戴上眼镜之后发现自己正坐在李四对面,暗暗开始盘算该怎么不动声色地换个位置。李四倚在一旁扶手上,拳头抵着下巴,盯着小个子的举动窃笑,估摸着他快脸红了,站起身来往院子里晃悠了。这时候冯七肩膀才稍稍放松了些。

         小山城巴掌大点儿地方,一盏茶功夫人就到齐了,个个都咬牙切齿地盯着这个绑了他们族长的军官,可对上黑洞洞的枪管又都没辙。李四倒是心情大好,蹦上台子冲底下人一笑,“各位乡亲父老,我们是来帮忙的,只要你们合作,我保证族长他老人家一根汗毛都不会少。现在请你们随我的部队走一趟,要闹什么幺蛾子的话,可得想想族长老头儿啊。”说完拨了两个班把百姓带到城东去,碍着族长和冯七都在他手里,也没人反抗。
         这拨人刚走,肖和弗斯科两边都有人来报逮着了几个山贼。李四把枪顶上膛,打发弗斯科的人把族长的冯七带营地去,找了片屋顶趴着,从望远镜里把城西鬼鬼祟祟的山贼看了个清楚。

         收了望远镜,李四又回到院子里安排埋伏,确认大家都隐蔽好后,自己也找了片掩体坐下了。往日打仗是他总是想到父亲把他丢上马,教他打靶的场景,这回他却在想自己架上马的那个小个子,软乎乎的。想到这儿,他摇摇头,再想下去似乎有些……不妥。

        这一仗出乎意料地容易,这群山贼本就是乌合之众,遇上正规军真枪实弹的就蔫儿了,求爷爷告奶奶地讨饶。然而李四在审这群山贼时却发现,这拨人嘴里什么有用的都没,除了山贼头头咬得紧,其他人连祖宗八代都报出来了,怎么看也不像知道什么的样子,李四摆摆手让人把小喽啰都带去弗斯科那处置。
         肖从靴子里掏出一把匕首,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桌子边上磨着,看那捆成粽子的山贼头头露怯了,李四斜他一眼,“你要是供出谁指使你来的,我就让她停手。”肖面无表情地一步一顿走近,对着那汉子的眼窝就要下手,山贼头子抖得跟筛糠一样紧闭着眼睛大喊,“我说!我说!姑奶奶饶命啊!”肖翻了个白眼退到一边,“这就招了,真没劲。”

         山贼头头哆嗦着说:“我身上有封信,是……是个叫根的人写的,说是要我们来这儿……打劫,顺带拐一个叫冯七的教书先生……”李四蹭地一下站起来,吓得那汉子开始胡言乱语,“我我我……我本来没想……但是银票……信上说事成了还有……军爷您就饶了小的吧……”李四没听下去就冲出了屋子,骑上马就往城东奔了。到了营地揪住弗斯科就问冯七弗斯科给他这一吓有些结巴:“眼镜儿……刚还在跟一挺洋气的妞儿说话呢,就那边柳树底下,怎么一转眼没了……”李四顺着看过去,只有柳条在晃荡,根本不见什么人影。

正好祝大家六一快乐~

才不告诉你们我是卡文了_(:зゝ∠)_

下面就要开启疑犯追妻了,木哈哈~

评论(4)
热度(16)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