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挚爱老板。什么CP都能吃一吃,不存在拆逆概念的无节操人士。

More Than Fantasy

这篇也是拖拖拉拉很久,希望没有很奇怪,借用了SPN里幻想朋友的设定,大概可以算童话梗? @高三狗阿鹤正在闭关 


         John Reese原本是个无忧无虑的小男孩,他会爬树,会游泳,会和跟他一样无忧无虑的孩子们一起玩打仗游戏。每天衣服里和头发里都装着不一样的叶子和泥土,汗津津地钻进浴室,勤快地把自己清理干净,并帮从未放弃过试图让儿子不再在地板上留下一条尘与泥的小路的Mrs. Reese拖地。

小男孩的精力简直用不完,一直到他们家的门铃被按响,陌生人送来信封之后。他的父亲牺牲了,也就是死了,他不知道那看上去会是什么样子,John清楚父亲再也不会在探亲假的时候跑回家里,把他举过头顶架在脖子上然后吻母亲了。男孩把哭泣的母亲搂进怀里,努力地安慰她,“我陪着你呢,妈妈。”

父亲的遗体没有被盖着国旗送回来,爆炸太严重,他们只找到了他的狗牌。Mrs. Reese还是决定为他举行葬礼,把一套他生前的衣服和刻着名字的金属片放进棺材。小小的John穿着正装,一声不吭地握着Mrs. Reese的手,听牧师念尘归尘,土归土。所有人都走了之后,John一个人坐在草地上,盯着石头的墓碑发呆。忽然有钢琴的声音,他循声望去,一个穿着考究、戴眼镜的男人凭空坐着,手指在空气中穿梭流动。

John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朝他走过去。John不知道这首曲子的名字,也不知道那个人的,但他安静地走过去,爬上看不见的凳子,一直听到了曲子结束。

“你是谁?”太久没开口的音量低得几乎听不见,John仰起脸,正好望进一双温和的蓝眼睛里。

“我的名字是Harold Finch,Mr. Reese。”男人的声音和曲子一样好听,羽毛一样,怕惊扰了什么似的。

“Finch,你能再弹一首么?”

“当然可以,Mr. Reese,乐意之至。”

乌云好像突然就散开了。

John Reese有了一个隐形的朋友。最先发现的当然是Mrs. Reese,她体贴地帮儿子把堆满漫画和玩具的下铺清理干净,铺上柔软舒适的床褥,因为小男孩从“父亲去了天堂”这件事中恢复了精气神而欣慰。John纠正过她,是看不见的朋友,只有John才能看见他,别人都不行,Mrs. Reese慈爱地多给了他一块华夫饼,叮嘱小男孩要仔细刷牙。小孩子有个幻想朋友也不是什么坏事。

Harold是全世界最好的朋友,不会像别人那样丢下一句“会好起来的”就拍拍屁股走掉了,John很感激他从来没有那样说过。Harold认真地对他说,“我会陪着你,Mr. Reese,直到你不需要我。”像是军官对着国旗发誓那样郑重。彼时John不太理解需要一个人是什么,但能让Harold一直陪着他那就是好的,“我会一直需要你的,Finch。”Harold好看的蓝眼睛弯起来,轻轻地点了点头。

Mrs. Reese把自己儿子不再带着泥土跑回家来当做是成长的表现,更令人欣慰的是男孩竟然愿意循规蹈矩地待在房间里,安静地看书。这得归功于不可思议的Finch,他讲故事的时候好像时间都静止了,再调皮的孩子也不舍得离开椅子,安静地听着。

除了会弹空气钢琴,Finch几乎认识所有的鸟类,能详细地讲出它们的习性。鸟儿们也不怕他,那些往常见了John就会拍打着翅膀逃走的小精灵,会停在Finch的手上,允许John小心翼翼地摸一摸漂亮的羽毛。

和一只阿布德库里麻雀赛跑输了的John气喘吁吁地倒进柔软的草地,Finch把面包屑撒给棕灰色的小精灵,它飞起来的时候翅膀上的花样连成两道横斑,像一架小小的战斗机。Finch拿出手帕,他自觉地把脸凑了过去,“Finch,你是精灵么?”

“有点像,Mr. Reese,”Finch点了点头,“罗马尼亚人称呼我们为赞纳。”

“赞纳们会发光么?”

“有些会,有些不会,有些有翅膀,有些有角,很多种样子,Mr. Reese,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赞纳也是。”他把手帕折好,又装回口袋,耀眼的阳光透过大树枝叶的缝隙落在他身上。

“你在发光呢,Harold。”John突然抱住Finch,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Finch晃了晃,终于还是坐到了草地上,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

 

有时候你都不知道小孩子的成长速度有多快,小小的男孩不知不觉变成了小小的男子汉,渐渐地重新融入到孩子们的团体中去。Finch欣慰地看着他找回了自己的生活,盘算着自己要怎样给他一个美好的告别。

John不再花大把的时间缠着他要拥抱,这是件好事情,尽管Finch有点落寞,但这是件好事情,小孩子总会长大的,幻想朋友该适时地退出生活,让他们自己去构建美好的人生。Finch找了Nathan指导做了一个柠檬芝士蛋糕。他不太擅长食物,做得歪歪扭扭的,撒了很多彩色的巧克力碎做装饰,结果看起来像一滩没长高的毒蘑菇。Nathan惋惜地摇了摇头,“哦,可怜的孩子。”Finch心虚地把蛋糕盖了起来。

天气不错,John在学校打了会儿球,汗津津地拎着外套跑回家里,被Mrs. Reese勒令先去洗澡。他围着浴巾推门进了卧室,John骨架很匀称,没有其他少年突兀长高时的局促。Finch端正地坐在喝茶的小桌子旁边,手搭在桌子边,一如既往的绅士做派。John走过去揭开了盖子,纠结地挑了挑眉,“我怎么都不惊讶呢,Finch。”他舀了一勺送进嘴里,没有对自己朋友的厨艺作评点,“打算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今天是你生日?”John老早就准备了一份礼物,但他不知道Finch的生日,所以一直没有送出去。Finch摇了摇头,“不,Mr. Reese,很不巧我们活得太久,早就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了。”

他估计柠檬是放多了,John的眼皮不受控制地眨个不停,“我的出现是因为你需要指引,Mr. Reese,更确切地说,是陪伴,直到你渡过低迷期。你一直是个好孩子,”Finch顿了顿,“John,现在是时候让你和朋友家人一起生活了。”

“你要走了?”男孩的声音里满是柠檬皮那样的苦涩。

Finch躲着他的目光点了点头,“这是我的工作,Mr. Reese,我们必须做对孩子更好的选择。显然你也已经交到了很多朋友……”

“可我喜欢你,Harold。”

“我也很喜欢你,Mr. Reese,但你更需要现实生活,跟人类交流,那才是对的。”

John放下了勺子,突然吻上了对面绅士的唇,“我喜欢你,Harold。”

有点苦的柠檬味道,Finch几乎是本能地隐了形,逃回了自己的家,其间不小心碰到琴键,敲了好一段不成调子的杂音。作为一个活了好几个世纪的生物,他对于自己被这么个小毛孩闹得方寸大乱有点挫败。家里的茶叶盒放得不够整齐,他把它们一股脑都拿出来,先是按字母顺序排列,又全都拿出来按照不同的品种重新分类,手抖得差点把放在一旁的茶具打翻。

桌子那头突然空空如也,少年从书包夹层里摸出一方绣着小鸟图样的手帕,呆呆地看了一会儿。

晚上Mrs. Reese睡熟以后,John趁着夜色从草坪上跑过,朝着森林里巫师居住的小木屋去了。

Fusco是个法力又不高的见习巫师,但很有职业操守,他通常只负责给人类治些能力范围内的病。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先杀后问的猎人,安稳地过小日子。眼下这个完全不像猎人的小子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纯铁镣铐,结结实实地扣在了他手腕上。“嘿,神奇小子,第一次打猎?我可什么人都没杀过,上帝,我连巫术袋都没做过!”

John面无表情地拽了拽链子,“我只要你帮个忙,Lionel,别耍心眼。”

“喂喂喂,轻点!”胖乎乎的巫师不满地嚷着,“你要是想让我帮忙就该客气一点,酬劳呢?”

“我是不是该告诉你镇上来了两个猎人,看样子是路过。不过他们肯定不介意多呆几天的……”

“说吧,你要我帮你什么?”

“找一个赞纳。”

 

作为一个活了很久的精灵,Finch觉得被一个孩子困住是件很丢脸的事情。他无奈地看着脚下复杂的图样,努力了好几次也不能隐形逃走,“总是很高兴见到你,Mr. Reese。”

John勾着嘴角走到圈子边缘,Finch挫败地发现少年的身高已经可以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了,“你跑得太快了,Finch,不打算解释么?”

“我必须得说,这是不对的,Mr.Reese,你甚至没有成年,而我已经活了好几个世纪,时间对于我们几乎没有作用,于你于我都没有公平性可言,这……”Finch一紧张就会唠叨个不停的习惯可爱极了,别提他的声音还打了点颤。

“这是不对的,Finch,不公平,”John点着头,Finch小心翼翼地也点了点头,“但是你避开了问题,Harold。”

自由的小雀鸟被困在笼子里,Finch手足无措地站着,慌张地瞪圆了眼睛,眼眶红通通的,John叹了口气,“只是……别躲着我,Finch,好么?”然后他蹲下来,用小刀刮掉了一点图案。

他太好了,好得让人舍不得让他受一丁点委屈。John把手帕递给他,“我不知道你的生日,如果你真的要离开,至少让我把这个送给你。”

“John……”Finch犹豫了很久才上前拥抱了他,“谢谢你,Mr. Reese。”

然后他就消失了,伴着As Time Goes By,John最喜欢的曲子。

这次John听完了曲子,也没睡着。

 

之后的一个星期John都没精打采的,规规矩矩地坐在教室里看书,规规矩矩地放学回家,帮Mrs. Reese做家务。母亲担忧的目光因为“我的朋友Harold离开了。”这个解释变为了同情,Mrs. Reese摸了摸他的头发,“Harold是自由的,John,你不能要求他永远陪着你。”

像鸟儿那样自由,John苦涩地想着。

 

班里新来了一个转学生,John盯着练习本上一道很复杂的数学题,没费心抬头。

“大家好,我叫Harold Wren。”

声音有点像但又不太像Finch,但足够吸引John的注意力,戴眼镜的少年微笑着,轻轻动了动手指,曲子从空气里流过,钻进他的耳朵里。一直到少年坐进他旁边的位子,John都在吃惊地盯着他。红色渐渐攀上他的耳朵,“我记得教过你,如此长时间的注视会让人感觉不舒服的,Mr. Reese。”

“我得说,我非常吃惊,Finch,你现在是人类了么?”

“只能算半个,变成人类太难了,Mr.Reese。”他舔了舔嘴唇,“今天早上我还忘记自己已经不能穿墙了。”

John开心地笑了起来,“别担心那个,我会拉着你的。”


评论(23)
热度(36)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