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粉

潜规则与被潜规则的正确姿势(一)

来自 @为老不尊叶不修 客官的点梗,娱乐圈au,现实跟理想显然落差很大_,_大概写个五六章,周更也许,求不打脸_(:зゝ∠)_


  • 一起吃过两次饭就是朋友

       

       香槟,烛光,铺满玫瑰花瓣的大床,暧昧的光线勾着空气里发腻的香水味道,Reese打开门之后就皱起了眉头。他从来没觉得娱乐圈这趟水多干净,不过潜规则这玩意连他这号大老爷们也不放过估计挺新鲜。再往里看了眼,满屋子就Iris一个人。这是挺新鲜,用老板的名义约他来开会结果是这幅光景。什么也没说,Reese迈着大步就要出屋子。倒是那姑娘喊住了他,“John,你应该很清楚拒绝我的后果。”Reese一乐,绅士地转过来,随手把门给关了,从外头。

       John Reese从事演艺的职业生涯到这算是完了,德西玛经纪公司估计除了跟他解约还要再加点筹码,毕竟惹了老板的女儿。换个普通一点的工作也不错,也许可以去安保公司投份简历。随便给自己弄了点炒面,抱着啤酒瓶窝在沙发里,一个人吃饭确实少点乐子,随手打开了电视,切到娱乐新闻,等着看自己被栽上什么名头。不过一直到啤酒都见了底,也没有什么大新闻,只有一条是关于他的——John Reese与德西玛解约,原因不明。

       有点意思,Reese把空盘子丢进水槽,任由它和其他油乎乎的餐具呆在那里,给自己洗了个澡之后很快地睡着了。

       叫醒他的除了楼上邻居家蠢兮兮的大嗓门鹦鹉,早晚有一天要拿它炖汤,还有一通电话。简洁明了地讲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他还想再问的时候,电话就干脆利落地挂断了。

      好奇心害死猫,Reese显然不打算买账,从他认真地挑选着香芹和大蒜来看,至少今天是没有外出的约会了。采购工作进行到姜的时候,一位过分严谨地裹着三件套的绅士走了过来,从头到脚都透着这位是油瓶倒了也懒得扶的主,Reese大致扫了一眼,准备随便拿一块,他对姜不是很在行。

      “无意冒犯,Mr. Reese,你准备拿的那块姜似乎并不是个极好的选择。”三件套先生突兀地开了口,声音意外地好听,温柔清亮的男中音,Reese看定了他,“所以,我猜你有推荐?”三件套先生伸手拿起了一块姜,放到鼻子前嗅了嗅,然后才递给Reese,“这块,外表较干,基本没有被人为处理过,姜芽还很嫩,你可以捏一下,很结实,另外,没有奇怪的味道。”那么自然地讲着,好像他正向酒店的客人推荐一瓶八二年的拉菲,Reese接过了生姜丢进篮子,“所以,无所不知先生,介意告诉我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么?”稳重的绅士舔了舔嘴唇,“我很抱歉,Mr. Reese,如果你没有爽约的话,两个小时前我就该向你介绍过我自己了,另外你可以叫我Mr. Finch,无所不知的那位先生是谷歌。”Mr. Finch看起来有点生气,薄薄的嘴唇紧抿着稍稍撇向一边。Reese心情大好地又拿了一盒西红柿,“我的错,Finch,可惜早上的电话不是你打的,只说了时间地址就挂掉,你不会怪我没有赴一个过分神秘的约吧。”

       Finch一时语塞,还是镇定地跟上了他,“关于这点我应该道歉,Mr. Reese,Ms. Shaw并不是个非常有耐心的人,但是认识久了你会发现她是个挺热心的姑娘。”Reese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看了眼手表,刚好下午三点,“那么Finch,你今天原本还有什么安排么?除了跟我见面之外?”Finch眨眨眼,他特意腾出了一整天的日程,Bear也被Ms. Shaw接走了,于是他诚实地回答,“没有了。”“到我家喝个下午茶怎么样?然后我请你吃晚饭,就当是我爽约的补偿,Finch,你得让我补偿你。”Reese耷拉下眉毛,一脸真诚地望向他,不知道为什么他鬼使神差地想起了Bear,点点头一声“好”就那么出去了。之后的路上Finch都在思考自己一直以来坚守的个人隐私问题,怎么会有人把刚见面的人约回家里吃饭呢,太不可思议了,以至于自己莫名地抱着自己的公文包坐进了Reese的车里都忘记了反驳。

       Reese的公寓比你能想象的单身汉的公寓要整洁得多,事实上那面大落地窗透过来的光让整间屋子看起来一尘不染。Finch被引着在沙发上坐下,茶几上只有一个空的啤酒瓶子,Reese笑着把它拿走,“抱歉有点乱,毕竟我刚刚破产了。”Finch挑挑眉,“事实上并没有。”Reese歪了下头,“你还真是让我惊讶啊,Finch,我去弄点喝的,慢慢聊?”Finch点点头,“如果你有绿茶的话,加一颗糖就很好。”“来点甜甜圈?”“那就太完美了。”Reese往厨房走着,“哦,你可以随意转转,Finch,不过最好不要打开衣帽间的门。”“恐怕我并没有偷窥别人衣柜的癖好,Mr. Reese。”Reese笑了起来,把脏盘子丢进洗碗机,开始烧水。

       在陌生人家里转悠是种很新奇的体验,尽管他掌握了那么多这个人的信息,Mr. Reese仍旧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的名字,他们才见面不足半个小时,Finch对于他而言更是个陌生人。怪的是Finch目前为止还没有过度接触一个人的不适感,Reese理所应当的态度就好像他们已经认识了很多年一样,演员都有这样的天赋么?显然书桌上的静电感应球不打算回答,他把手贴上去用昆雅语念着,“吾以自然之名……”背后的笑声打断了他,Finch红着脸转过身来,Reese手握成拳头抵在鼻子下面清了清嗓子,把笑憋回去,“对不起我不是……你的精灵语说得很好,很……”可爱两个字收了回去,似乎对第一次见面的人不太妥当,尤其面前这个还挺害羞的,“茶好了。”他没忍住,轻轻地拍了拍Finch的胳膊。

       Finch满意地喝了一口茶,“Mr.Reese,关于你在德西玛公司解约事件的原委我了解得还算清楚。鉴于我还是有点关系的生意人,他们只会跟你解约而不会进一步地找你麻烦。我早些时候本来是想请你看看这个,不过现在看也可以。”说着从包里掏出两份文件,递了过去。Reese随意翻了翻,一份是合约,一份是几页剧本,“所以你是TM公司的人。”“是的。”“听你的意思,德西玛那边你已经摆平了。”Reese摩挲着下巴。

      Finch坐正了一点,“目前来说,是的。”“这只是份普通的合约,”Reese把手里的打印纸抖了抖,“你们老板能同意这种赔本的买卖?”Finch舔了舔嘴唇,眼光闪躲。Reese眯起了眼,“哈,你是老板?”“确切地说,我和朋友一起建立了这家公司……”Finch思考着措辞,Reese倒是大咧咧地往后倒进沙发里,“你就是老板。亲自来签我,就只是为了让我到你们旗下?没有附加条件?”Finch皱着眉头,“所有要求都在合约里写明了,我不太明白你的附加条件是指?”“潜规则啊,Finch,你费这么大周折来签我,真的没有什么要求?”Reese毫不在意地翻着剧本,似乎自己只是说了“你不想吃个甜甜圈”之类的话。Finch瞪着眼珠子转过身去,“我不知道你为何会有此想法,Mr. Reese。你是个非常优秀的演员,这就是我想签下你的原因。至于其他条件,我手里有一个剧本,因为一直没有合适的主角人选就没有投入拍摄,而你,Mr. Reese,刚好就是那个合适人选。”

      Reese因为对方紧张起来飞快的语速和颤音笑了起来,“哦,可惜了,什么时候改主意了一定要让我知道。”拿起笔就在合同最后签了名字,爽快地递了回去,“老板。”Finch疑惑地看着他,“你都不用让经纪人仔细看看的么?”Reese拿起一个甜甜圈,“精灵族可不跟坏人打交道,Harold。差不多也该做饭了,烟熏鳕鱼,希望你对蒜蓉没有意见。”Finch收了收腿让对方过去,“我没有特别排斥的食物,说到这个,抱歉Mr. Reese,我本应该带瓶红酒来的……”“别担心那个,Finch,你已经带了更好的东西来了。”Reese咬着甜甜圈往厨房去了,Finch则一边想着着Reese说的是剧本还是合约,一边用手机开始查询附近提供送货服务的酒庄。

      事实证明Reese的手艺真的不错,配上Finch选的酒,整顿饭吃得相当惬意。之后Finch婉言谢绝了Reese送自己回家的好意,坚持要回到超市去开回自己的车。八点钟的纽约街头如往常一般拥挤,三件套先生很快就没入了人群,变成茫茫大海中的一滴水,Reese手搭在方向盘上,盯着那滴水又从大海里跳出来,钻进一辆铁皮的机器,消失在了霓虹的长流中。

      在某些人的信条里,一起吃过两次饭就算认识,认识了就是朋友,他打着方向盘,吹着零碎的调子掉头回家去了。


*就当八点钟的纽约还有很多人在街上吧,这个我真的不知道诶_(:зゝ∠)_

评论(23)
热度(78)
  1. 夏山怒过斯托洛夫斯基 转载了此文字
  2. 绪阳过斯托洛夫斯基 转载了此文字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