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杂食爱好者也许什么CP都能吃一吃,不存在拆逆概念的

I'll cover you ⑤完结(美女与野兽au)

我还真的在元旦写出来了_(:зゝ∠)_接下来得神隐复习了,各位寒假见( ^_^ )/~~拜拜

带着Mr. Reese一道出行是个好主意,他对于强盗的习惯相当了解,就像他自己当过强盗一样。想到这Harold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没有强盗会做草莓巧克力慕斯塔的。

绕过外围流寇的岗哨算是过了头一关,Reese趴在Harold胸前的包里探着脑袋,“穿过森林一天时间可不够,我猜你对晚上有计划,Finch?”满林子的雪,露营自然不是个好主意,Harold伸手拉了拉兜帽,“放心,Mr. Reese,我对于如此气候时的露营并没有特殊的热情。事实上,运气好的话,傍晚之前我们就能找到住的地方。”“为什么我都不惊讶呢,Finch。”Harold笑了笑,白色的斗篷被风吹得鼓鼓的,几乎要融进雪地里。

在天边最后一抹橘红色快要消失的时候,他们停了下来。Harold径直走向一面岩壁,拂去一片雪后竟掰了一小块石头下来,不等Reese吃惊,他从口袋里摸出钥匙,打开了一扇不太像门的石门。“请在门口等我一下,Mr. Reese。”Reese从包里跳出来,慢悠悠地走进去,绿眼睛一闪一闪的,Harold点着了火把,把那块石头放回原位,牵着马进去之后又关上了门。

“Finch,我现在真好奇你有多少钱了。”

Harold很轻地笑了起来。

这间地下密室不算大,但起居室、厨房和卧室都建得很精巧,甚至有间马棚。Harold在厨房里冲他喊,“很抱歉Mr. Reese,我希望你不讨厌咖喱羊肉,这是我擅长的为数不多的菜。”Reese在心里笑出了声,他跑到厨房门口,十分惬意地看着小巫师切羊肉时脸上英勇就义的表情,“别紧张Finch,小羊羔在尖叫呢。”果不其然,他皱起眉头,“别说了,拜托。”

Harold给了Reese一块带奶油的蛋糕,让他在起居室等着。Reese可没看漏自己小心翼翼地舔奶油的时候,对方忍俊不禁的表情。关于这点Harold倒是有几分冤枉,他不过觉得黑猫粉色的小舌头卷走奶油的场景很……可爱而已。可惜他终于端着晚餐回来时,表情完全没有控制住。Reese的额头蹭到了奶油,就这么多出两条白色的眉毛,还是很有喜剧效果的。Harold笑着用手帕沾温水帮他擦掉的时候,后者顺从地闭着眼,皮毛柔软的感觉让他有点舍不得收回手。

晚餐时间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Reese只觉得越来越困,Harold把他抱了起来,放到了卧室里的床上。Reese记得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我没猜错,预言应该是‘true love kiss’才对,Mr. Reese,你想解开诅咒就去找你的真爱吧。”他似乎还说了些什么,可惜Reese已经睡着了。

Harold掩住了石门前的痕迹,咬咬牙一勒缰绳,又钻进了森林。高大的树木影影绰绰,黑魆魆地配合夜色,像数不清的幽灵在风中飘荡。好在他的旅程没过多久就被人打断了,一个金发女巫用剑抵上了他的喉咙,他平静地被绑住并蒙上眼睛,丢进了一辆马车。

Reese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辆十分眼熟的马车上,抬头望去,驾车的人正是Nathan。

“带我去找Harold。”

“抱歉,现在可不行。”

“那么我哪也不去。”黑猫说着跳下车,在雪地里打了个滚站定。

Nathan勒住了马,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Harold让我带你去找真爱,而你告诉我你想去找我的弟弟?”

Reese点点头,“是。”

“你不是在说……”Nathan顿了两秒来消化,“你爱上了我弟弟吧。”

Reese毫不犹豫地再次回答了“是。”

Nathan又叹了口气,“可怜的Harold。”话音刚落,Mr.Martin拍打着翅膀落在了他的帽子上,任凭Nathan把他抓住。

眼罩被拿掉时,Greer从暗处走了过来,“我没有看到你的新朋友啊,Mr. Finch。”Harold咬了咬牙,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猫是机会主义者和叛徒,Mr. Finch。”Greer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很抱歉我们不得不以这种方式见面,你太聪明了,我得小心点。”Harold神色平静地抬起头,“那么Mr. Greer,你是否足够好心明确地告诉我你的目的?”白发苍苍的老人露出一个友善的笑,那些纵横的皱纹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位慈祥的长者,但任何跟他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那层皮下面是怎样的一条毒蛇。

Greer打了个响指,墙上的火把渐次亮起来。Harold这才看清自己正坐在巨大的祭坛中央,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让他如坐针毡。“现在,Mr. Finch,你只需要坐在那里,直到新的神明临世就可以了。”

“让我猜猜Mr. Greer,”Harold边说边把眼镜拿在手里仔细地擦着,“你的‘神明’需要一个灵魂做祭品。”

“一个金色的,Mr. Finch,你相当与众不同呢。”

“哦,那可真是我的荣幸啊,不是么?”Harold挤出一个假笑。

“随你怎么说,这个世界需要秩序,人民需要被统治,这才是最好的方式。”

Harold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很遗憾Mr. Greer,你不会成功的。”

对方倒是很感兴趣地偏了头,“我能知道原因么?”

“因为我会阻止你。你看不到生命的价值,像你这样的人注定会失败。”

Greer笑了好一阵子,干枯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里愈发诡异。他拿出水晶球开始念咒语,而祭坛下的那些黑袍人机械地重复着。Harold摇了摇头,也念起了咒语。Greer脸上不屑的笑在第一个黑袍人倒下时就僵住了,倒下的人越多,他的表情也越狰狞。到最后只剩下三个人在祭坛下站着。

“Mr. Greer,你有个忠实的仆人,可惜他不够细心到能发现我根本没失去魔法。”Harold翻过手,举着自己的水晶球,和另外三个人一起念咒语。Greer手中的水晶球温度突然升高,他猝不及防地看着它飞向台下,Arthur摘下了兜帽,小心翼翼地接住了Samaritan。另两个也跟着摘下了兜帽,金发的Nathan,“别担心,Mr. Greer,他们只是睡着了。”红发的Grace,“我可以向你保证,当他们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这个国家的‘秩序’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Greer笑着拿出了魔杖,“那么我倒要看看,你们来不来得及救下你们的Harold。”“那就不劳您费心了。”Reese突然扑过去,在他手腕上留下了好几道纪念品。一个右眼下有道疤的男人扭住了准备捡起魔杖的Greer,他向Harold抬了抬帽子,“我的老板向您问好。”说完便裹在一团黑烟里消失了。

“他老板是谁?”Reese跳到了椅子上,尾巴不耐烦地来回甩着。

“Elias,黑暗国度的国王。”见Reese仍旧盯着他,又补了句,“我们一起下过几次棋。”

Grace和Arthur相视一笑,念了句咒语。白色的槲寄生从他们头顶的吊灯上垂下来,绕着Reese和Harold舒展枝蔓。“Frigga发过誓,站在槲寄生下的人会得到一个吻,Harold。”“真没想到你会来救我,Mr. Reese。另外,你现在可还是只猫。”Harold笑着把Reese抱了起来,后者突然袭上了他的唇。耀眼的白光伴着一阵混乱的声音消失后,Nathan和Arthur眼疾手快地捂住了Grace的眼睛,他们迅速地转过身去扶着她向房间外走去,“记得来找我们喝茶,boys。”

Harold躺在地上,后脑勺被一只手扣着,而Reese一丝不挂地趴在他身上,他舔了舔嘴唇,“我得说,Mr. Reese,你看上去就像我想象的那样,标准的英俊。”Reese不怀好意地弯起眉眼,“我得说,Harold,你可还欠我很多个吻。”他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想从眼下的窘境逃离,“……Mr. Reese,或许……我们……你可以先穿上点……”当然被Reese的吻堵回了喉咙里,只剩下一些含糊的音节。

 

 

小剧场:Root和Shaw变回来的时候正倒挂在房梁上,所幸她们背朝下跌进了柔软的床铺,不幸的是Shaw似乎伤了尾椎骨。陶的头发烧焦了,不过他表示很满意自己的新发型。意见最大的是Fusco,他变回来的时候压碎了一张小方桌,捂着腰把Greer的远近亲戚都问候了一遍。

评论(9)
热度(29)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