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杂食爱好者也许什么CP都能吃一吃,不存在拆逆概念的

【POI/LOST】Two Bets on One Soul(二)

emmmmm还是我这条咸鱼_(¦3」∠)_因为这篇有人点漏,那么我们就愉快地更个新吧ღ( ´・ᴗ・` )比心


  • 第二个赌约


    “你是说……你一直都找不到你弟弟?”里瑟凑在背后好奇地盯着他摆弄巫术材料,让人很难不分心。芬奇正捏着一束头发,用镊子小心地夹出一根,“有天晚上他抱着八号先生跑出去,没再回来过。”他把头发碾碎加进了味道奇怪的草药里,“这是本杰明的胎发,不知道会不会把我带进他小时候的梦里。”

    “你得用一个更复杂的咒语才...

【ME水仙】我的哥哥/弟弟是脸盲

Michael Emerson角色水仙注意,六兄弟。提前发来凑一个ME的生贺,男神生日快乐<(* ̄▽ ̄*)/!梗来源于一条微博:戳我

 

William上午淋了点雨,吃过饭有点发热。

Harold忙着给他量体温,敷冷毛巾,之后又盯着体温计和弟弟商量要不要去医院。

Benjamin拧了一把毛巾递过去,“吃点药就行,让他不听劝非要跑去玩水。都十岁了发个烧不会要命的,Harry。”

Harold扭过头给了他一个不赞同的眼神,缩在被子里装柔弱的William趁机冲他比了个中指,Benjamin咬咬牙,只能默默在心里记了一笔。等Harold扭过身去喂他吃药,Benjamin用手...

恋爱程式的一般与特殊(Rinch&Hobben)

大概依然是诡异的脑洞,手机排版好难看,跪着发。由特约记者过儿拍摄的一些小片段

☆*☆*☆*☆*☆*☆*☆*☆*☆

〖牵手〗

Rinch:

电影院里,一部冗长的文艺片看得Reese昏昏欲睡,他悄悄拿走了老板的绿茶,换成了自己的手。

不多时,Finch伸手去拿绿茶,摸到人类皮肤的触感吓得他几乎要跳起来,尤其是紧跟着又像摸到食人花一样被扣住时,挣扎无果后无可奈何地挤了挤嘴角,任由那只手握着他的。

把那杯可怜的绿茶又递归原主,Resse先生总算提起了点精神。

Reese牵手成就:get√

过儿:电影院好黑,嘤……

Hobben:

典狱长:活动了一下脖子,做好战斗准备,旁若无人...

摘星台

*注:诡异的脑洞来源于早上做的梦,所以就这么写了,手机码的很诡异的小短篇。

“一张票,谢谢。”

Benjamin熟练地扯了张票递出去。

良久,他感觉到这人的影子始终没挪过窝。

“我说你这人什么毛病,买了票不去看景点。”他不耐烦地抬起头,看到一个穿着暗色三件套像极了职业杀手的灰发男人。

“我在看啊,麻烦你再来杯咖啡。”杀手先生愉悦地趴上了柜台。

Benjamin皱着眉头转过身去倒咖啡,感受到背后灼热的视线。

Harold叮嘱过不能把游客的胳膊或者腿打断,可没说不许把精神病打晕了丢出去。把咖啡往柜台上一推,Benjamin背着手把袖子里的甩棍滑了出来。

那人拿了咖啡还是不走,拿了块...

关于岛花是处男这件事情,图好像有点暗了_(:зゝ∠)_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