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挚爱老板。什么CP都能吃一吃,不存在拆逆概念的无节操人士。

【POI/Rinch】如果他们按照教科书谈恋爱(二)

*是的,还是恋爱指南,无聊的我改了个名字又来了,感谢蝙蝠控催更小天使_(:зゝ∠)_


 

  • 第一守则


       作为前CIA特工,Reese在多次实战和无数同事的咒骂中领悟到了一个真理——永远别在脖子上挂什么要命玩意,除非你能在断气之前把它割开。但根据Reese先生大半个晚上突击复习的成果,短时间内能达成的要求只有着装。

       托他每个假身份都要捏造得滴水不漏的老板的福,Reese有好些现成的三件套,他给自己套上衬衫和马甲,系领带的时候在脑海里模拟该怎样和Finch道早安,电话突然打了进来,Reese敲敲耳朵,继续尝试给自己打温莎结,“早啊,Finch。”

       “早,Mr. Reese,今天的号码需要你和Ms.Morgan再合作一次,考虑到之前……”

       Reese忽然发现他和Finch早就过了靠拿捏谈吐来拉近距离的阶段了,而且他的早间谈话小剧场一点用场都没派上。当Finch说到自己和Zoe的融洽关系时,Reese手一紧险些把自己勒死在浴室里。

       清晨七点二十八分零六秒,Reese意识到了两件事:一、他研究了大半个晚上的恋爱初阶段第一卷根本毫无用处;二、很可能在Finch眼里,Zoe和他才是一对。教科书的第一页就标明了绅士恋爱指南第一守则——永远让对方觉得自己被珍视。

       他丧气地给自己系了个单结,把乌云密布的恋爱任务暂时雪藏。马甲和西装外套被留在家里,Reese用一件旧夹克配Finch替他挑的衬衣和领带,看起来大概是时尚界的车祸现场。

       四月淅淅沥沥的雨黏住了满天乱飞的杨花,对于外出来说是个好消息,至于不得不待在玻璃后面的人,就少了一份景色了。Zoe Morgan裹了件红色风衣走下台阶,像要把灰蒙蒙的冷空气点着。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成熟美人打量了他一会,语调暧昧地调笑,“领带不错。”Reese笑笑,熟练地打开车门护着女士入座,再准备好车子开去指定地点。

      “我有点羡慕你了,John。”后座的Zoe仍盯着手里的平板,Reese差点要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他打下方向盘,注意力还放在路上,“我可不会说能猜到会有这一天。”“你有个很好的朋友,而且你爱他。”

        她用的是陈述句,这里的第三人称代词如果不是指向Finch,恐怕雨刮器都要跳起舞来抗议。

       电话今天第二次响起来,Reese开了免提,Finch的声音沉稳地在车厢里散开,“很高兴听到你们相处愉快,Mr. Reese,Ms. Morgan。请允许我提醒,尽管有Ms. Morgan的担保,Mr. Rosenberg仍有可怕的暴力犯罪前科,并且他的银行账户最近刚刚多出了一笔数目可疑的钱,来源我会努力查到,请务必小心。”如果每次他默念Finch的名字都能接到对方的电话,吓出心脏病来也是值得的。

      “真甜。”Zoe把平板收了起来,从后视镜里看着他,“我说的是他打电话来的时候你眼睛里的微笑,John,从没想过你也会有平凡得令人发指的时候。”

      “我猜我也只是一个人。”Reese笑着把车停在了公园边上。

       趁Zoe和Rosenberg谈话的时候复制对方的手机,Reese压了压帽子,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只是个下车来活动筋骨的小司机。直到一辆单向玻璃的面包车开过来,压坏了一大片月季花,想不注意到都难。又是老派的解决方式,Reese揪着Rosenberg的后领和Zoe一起躲到掩体后还击。

        “回车上去!”Reese在开枪的间隙冲他们喊。再把弹匣推进去重新上膛,打光一梭子弹的时候Zoe开着车冲过来,Reese跳上车,又向对方补了几枪。背后挡风玻璃碎了一块,冷空气夹着雨点呼呼啦啦灌进来,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至少室内工作还是有一点好处的,他把枪放下的时候这么想着。

       早上Finch起床后对此刻搭档之一的危险境地有过猜测,毕竟The Machine同时给了他们两个号码。他准备好材料赶到图书馆时,Shaw女士已经等在那儿了,听到动静便拍着大腿喊Bear跑过去。

       “Root被你的机器喊走了。”Shaw对着Bear微笑,顺便慷慨地解释了提早上班的理由。“很遗憾,Ms. Shaw,今天我们人手有些吃紧。”Finch咬着甜甜圈把照片贴上玻璃板,简要阐述了两人的已知信息。Shaw敏锐地捉到了Rosenberg和Zoe的联系,玩味地盯着Finch好一阵,年长的绅士几乎要心虚得脸红。“五十美元,Finch,我挑的这个是行凶者。”随后她点了点一旁Rosenberg同事的照片。

        当你秘密计划着什么东西的时候,最令人担忧的不是计划能否成功,而是被人戳破的可能。Shaw女士显然已经大概猜到了他的小心思,她的手指就停在那个能引爆原子弹的按钮上,Finch十分感激她只是让手指滑了过去,这样他便不必费心解释就能心安理得地给Reese打电话通知任务。唯一超出计划的是他错误地估计了自己的承受能力,Zoe Morgan睿智且富有魅力,她一向和Reese很合拍,几乎是她的声音响起的瞬间,Finch开始质疑自己的观察计划。 

        Zoe指出他的好员工有位朋友时,恐惧还只是只牙齿和爪子都软绵绵的小奶猫。涉及“爱”的陈述句过后,Reese的沉默几乎等同于肯定。恐惧变成了爪牙锐利的猛兽,毫不留情地撕开他的胃,用颤抖的血和肉把自己喂养得更加强壮。Finch努力把阴影里的恶兽抛到一边,按下通话键,贴心地提醒了他们可能遇到的威胁。说完便把耳机和监听器全都关上,坐在Bear的窝边自我厌弃了两分钟,小伙子热情地磨蹭他的脸颊,Finch捏着项圈站起来揉了揉Bear的脖颈,“你是对的,年轻人,我或许是个胆小鬼,但我还能做个坚持计划的胆小鬼。”

        上午八点五十四分零三秒,Finch也意识到了两件事:一、他的信息收集工作开展得仍不够广泛;二、很可能在Mr. Reese心里,已经有了一位男士。到这儿你们也许能猜出特工版恋爱指南的第一守则——永远不要认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对方。

        尽管对教科书的解读略有偏差,我们的两位好绅士在他们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取得了十分可喜的进展。Reese因为枪声响起时Finch慌张地问他是否需要后援而心情大好,Finch则是终于听到Reese向他报平安时才松了口气。

        安全屋门打开的时候Shaw第一时间举起了枪,看清Reese后才窝回沙发里接着撕咬手里的芝士堡。“见到你我也很高兴,Shaw。”Reese笑着把门关上,扭过头找到正给号码和Zoe分咖啡的Finch,冷不防Bear突然跑过来冲进自己怀里。没找到重心的后果就是被毛茸茸的小怪兽扑倒乱舔。

        这全都怪Finch。

        倒在地上的时候Reese这么想着,都怪他那个过分好看的微笑。

        “天哪,Mr. Reese,你还好么?”他用荷兰语喊住了Bear。Reese有一秒钟希望自己磕到脑袋失忆,他确信自己这幅样子离各种意义上的举止得体都远得很,不知道Finch究竟是怎么做到时刻保持绅士水准的。刻意忽视了幸灾乐祸的姑娘们和目瞪口呆的先生们,Reese把自己支起来揉了揉旁边还在委屈地呜呜的Bear。

        “别担心,Finch,我还能禁住一两个四分卫的进攻。”

        “那么你最好还是在与地毯坠入爱河之前起来吧,Mr. Reese。”Finch一本正经地讲着他的招牌冷笑话,Reese抓住他伸过来的手,配合地笑了。

        不同于Zoe对他们老掉牙的爱情剧戏码的耐心,Shaw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一脚踹上他们行凶者号码的胫骨,“好了,现在人齐了,你最好开始讲话,乖乖回答问题。”

        被铐在暖气片上的男人一边哆嗦一边哭,一五一十地把盗窃团伙借他们清洁公司的便利采集信息和实施盗窃的经过讲了个清楚。Rosenberg是那个倒霉的替罪羊,而那伙大盗估计也没计划让这个号码活着把他们供出来。

        “你觉得可信么,Finch?”Reese扭过头看向正敲着键盘的老板。眼镜先生晃了晃手里的录音笔,“大致与Fusco警探和Carter警探提供的盗窃案件相符,接下来似乎由好警探们来接手更合适些。”

        都市传奇西装侠的出现让NYPD对于打包好的罪犯罪证大礼包接受度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更别提这会儿FBI的探员们正愁没有足够的证据对审讯室里的窃贼们发起诉讼。纽约警方和联邦局的友好合作大约会占据新闻头条好几天,当然只有他们的好警探们知道神秘礼包是从哪掉下来的。

        晚上他们干脆在安全屋开了个小小的派对。Finch从口袋里摸出二十五美元给了Shaw,“我们的行凶者同时也是个受害者,Ms. Shaw。”小个子特工倒也没抱怨他小气,抱着一碗烤肉吃得相当开心。Carter借着到厨房去帮忙的空当和Reese搭闲话,“Harold在调查你的朋友圈,John。”端着锅子的Reese迷茫地皱起眉头,“你怎么知道?”“直觉,”警探瞥了他一眼后耸耸肩,“你知道么,别在意这个,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樱桃派品相不错地在烤箱里转着,Finch找到了白葡萄酒回到料理台边上给他打下手。Reese接过洗好的胡萝卜,忽然觉得他们也是时候跳过第一卷了。





*我来钓鱼了_orz,最近比较消沉加上好多客官们只点赞真的让某斯基很惶恐,大概我还是达不到能让你们评论的水准,感谢各位客官的喜欢,orz。

评论(7)
热度(65)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