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粉

摘星台

*注:诡异的脑洞来源于早上做的梦,所以就这么写了,手机码的很诡异的小短篇。

“一张票,谢谢。”

Benjamin熟练地扯了张票递出去。

良久,他感觉到这人的影子始终没挪过窝。

“我说你这人什么毛病,买了票不去看景点。”他不耐烦地抬起头,看到一个穿着暗色三件套像极了职业杀手的灰发男人。

“我在看啊,麻烦你再来杯咖啡。”杀手先生愉悦地趴上了柜台。

Benjamin皱着眉头转过身去倒咖啡,感受到背后灼热的视线。

Harold叮嘱过不能把游客的胳膊或者腿打断,可没说不许把精神病打晕了丢出去。把咖啡往柜台上一推,Benjamin背着手把袖子里的甩棍滑了出来。

那人拿了咖啡还是不走,拿了块手帕吹毛求疵地掸袖子上的灰,“我需要个解说员,Benjamin。”

该死的工作铭牌,Benjamin迅速地得出这人是个变态的结论。

“景区内有解说牌,自己看。”

“我看不懂。”

“那就滚回家去,文盲。”,Benjamin气过头反而笑了,把甩棍收起来摸上了绑在桌子底下的双管猎枪。

“我只是需要个解说员,你在害怕什么,Benjamin?”变态杀手先生大概自认为笑得人畜无害,但怎么看他都是一副心怀不轨的模样。

Benjamin把眼镜摘下来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西服,“解说另外收费,每五分钟一百美金,现金,先生。您也看到了我们是个小景点,里里外外只有我一个人。”

变态杀手先生大概刚好收了笔酬金,他拿出一沓捆得整整齐齐的钞票,推到柜台。

送上门来的,没道理不要。

Benjamin眯起眼睛,把藏着另一杆双管猎枪的背包挎上,将服务台转成了暂停服务。

景点小得可怜,五分钟他们就能看完。

“古时候一位君王为了讨他妃子的欢心,盖了这座楼。后来他的妃子装病,想要他杀了自己的叔叔,把心拿来给她煮药。他的叔叔就在这楼上把心挖了出来。讲完了,别指望我退钱给你。”

“后来呢?”

“死了。”

“怎么死的?”

“心都没了怎么不死。”Benjamin翻了个白眼,打算趁早离这个疯子越远越好。

“我的心也没了,Benjamin。”

“……”

“它跑你那去了。”

“我还是不会退钱给你的,另外我看你少的不是心,是脑子。”Benjamin扭头就往他小小的柜台后面钻,气鼓鼓地摆出一副端端正正要工作的样子。

西装疯子还是阴测测地笑着,离开前又推了一张名片在柜台上。

“Willard Hobbes……”Benjamin耳朵红红的,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把名片丢进垃圾桶。


*摘星台,我大部分时候都叫摘心台,王叔挖了自己心还没死大家都知道吼。





评论(15)
热度(22)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