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挚爱老板。什么CP都能吃一吃,不存在拆逆概念的无节操人士。

Hello World

手机码的小短篇,什么大事件都没发生,希望不会很奇怪,嘤。

……

“神奇小子,一张漂亮的脸可不能代替你说话,我看你应该多玩玩Hello World练一下人际交往能力。”

一天中第七次长官把结案报告摔到Resse警探桌子上时搭档Fusco如是说。

“我的措辞挺好的,Lionel,不如你来想想怎么把我被退回来的结案报告写好。”

“看着。”

Fusco拿起Resse被退回来的报告走进长官办公室,一分钟后,圆乎乎的警探骄傲地摊了摊手,“哥就是这么招人喜欢。”

Resse推开椅子,“多谢,Lionel,我就先下班了。”

“嘿,明早的咖啡算在你头上。”

是夜,Resse抱着瓶啤酒窝在沙发里,翻来覆去地摆弄着手机。最终下定决心去搜搜这个有着蠢兮兮名字的APP,评论里很多说有用的,Resse灌了一口啤酒,按了下载。

界面挺干净的,不花哨也没有讨人嫌的广告,他耐着性子注册了一个J.Resse的账号,填了一长串关于喜好和社交环境的问题,确认后跳出来一小段文字。

        Hello World~
      
        感谢您的选择,本公司采用人工智能为您模拟社交对话,Hello宝宝竭诚为您服务,请温柔对待!不然宝宝会伤心的。XD

         请问您是想要选择

        〔语音聊天〕  or〔文字聊天〕
6
Resse挑了挑眉,按下了语音。

一个戴眼镜穿着三件套的小人转了几圈后跑到了屏幕外头,吃力地推着一张小小的沙发又回到屏幕中央,安稳地坐进沙发里。

这大概是可以说话了的意思,他清了清嗓子,迟疑地说了“Hello?”

话筒里很快也回复了,“Hello。”

流畅清亮的成年男声,完全不像想象中一板一眼的电子音,现在普通公司人工智能的智能化程度真是令人咋舌。Resse不得不承认这个声音一点也不讨厌。

“晚上好,我是John Resse。”

“晚上好,Mr.Resse,我的名字是Harold Finch,你可以叫我Mr.Finch。”

文绉绉的,Resse勾了勾嘴角。

“Finch,我猜你一定很喜欢鸟类。”

“我得承认观察鸟类确实是我的爱好之一,他们是很有灵气的生物。如果你不介意,Mr.Resse,我能知道你喜欢什么动物么?”

“我养了一只马里努阿犬,叫Bear。”

“那一定是个很有精神的小伙子。”

“还很能吃,休息日能一天到晚冲你摇尾巴要吃的。”

屏幕上的小人喝起了茶,电话那头传过来低低的笑声,这人工智能生动得快要见鬼了,Resse心情莫名地也好了起来。

“明天就是休息日了,希望你能抵抗住水汪汪的狗狗眼,Mr.Resse。”

“不用担心我,Finch。明天我得带Bear去体检顺便剪剪毛,他得待上好一阵子顾不上吃东西。你有什么安排么?”

问出口他觉得自己有点蠢,你指望一个人工智能长腿跑起来不成?C3PO还没造出来呢。

回答倒是挺人性化。

“我打算去图书馆,Mr.Resse,他们最近新收了《审判》的初版。”

“这话你说着听起来再适合不过了,Finch,我打赌你还喜欢那种猫叫一样的歌剧。”

“歌剧是最古老也最富有表现力的艺术之一,Mr.Resse,如果你能了解一点故事背景静下心来好好听一场瓦格纳,我相信你也会喜欢的。”

人工智能的艺术修养都比他好,也许这在人际交往中很重要,Resse心虚地看了一眼Bear,“唔,我会尝试的,Finch。”

“和你聊天很愉快,Mr.Resse,晚安。”

“我也是,晚安,Finch。”

他按下结束通话,屏幕上的小人伸着短短的小胳膊打了个哈欠,转身打开一扇门,躺进了松松软软的被褥里,随后灯光变暗,返回了登录页面。

这个游戏确实很有用,Resse忍不住也打了个哈欠,把灯按灭了。

次日,Resse带Bear看完医生之后。

CD在音响里咿咿啊啊啊啊啊啊地响着,Bear吓得一溜烟窜上了楼,Resse捂着脑袋把音乐按停,换了张Bowie的专辑才舒展眉头。

想了想又顺手点开了Hello World,看着屏幕上的小人像昨天一样跑出去,推着沙发回来,坐下。

“Finch,你在么?”

“一直,Mr.Resse。”

“请你听首歌。”

他大概是太寂寞了,这件事肯定能让Shaw都大笑出来。

“I'm afraid of Americans,这首很经典,Mr.Resse。”

听歌识曲,很多软件都能做到,Resse拍了拍脑袋,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我也有喜欢的摇滚乐,Mr.Resse,即便我大多数时候是个古典主义者。”

Resse眼睛一下子闪了光,“比如?”

“We're not gonna take it.”

“那首也不错,我猜我们都暴露年龄了,Finch。”

“我想也是,Mr.Resse,但年龄并不是衰老的唯一标准。”

“什么才是?”

“据称,当一个人最初和他的父亲相像之时,就是他最早开始衰老的时候。”

“你也看《霍乱时期的爱情》?”

“谁会不喜欢呢?”

“你不会刚好还喜欢海明威吧,Finch?”

“他可是所有男子汉心目中的英雄,Mr.Resse。”

“如果你还看星球大战我简直要向你求婚了,Finch。”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屏幕上的小人在沙发里踢着短短的小腿,“唔,我的确很喜欢C3PO。”

“你现在单身么,Finch?还是你已经有了个AI小女朋友?”

“我得说人类接触并非我所长,请原谅我是个非常注重隐私的人,Mr.Resse。”

“OK,老派作风。你可以先叫我John,Harold。”

“Mr.Resse……”

“或者Johnny?我小时候妈妈这么叫我。”

“我不会那么叫你的Mr.Resse。”

手机屏幕十分干脆地黑了三秒退回登录页面。

居然还会害羞,Resse对于机器刻板的印象再一次被刷新了,当然自己的社交能力也确实堪忧。

接下来的一周里Resse都抱着手机笑容诡异,偶尔还委屈地耷拉下脸。要不是这幅鬼样子能把嫌犯吓到魂不附体直接招供,Fusco早就向长官投诉了。

“嘿,电话奇缘,我说你这什么毛病,爱上语音软件了?”终于忍受不了一向硬汉风格的搭档一周以来冒出的粉红色小泡泡的Fusco如是吼道。

Resse晃晃手机,“我只是听了你的建议,练习社交而已。”

“Hello宝宝有什么好的,停止你蠢兮兮的青少年行为。”

“确切地说,他叫Finch。”

“你还给语音软件起了名字?这真的蠢毙了,海绵宝宝。”

Resse毫不在意地敲敲耳朵,“Finch你有在听么?”

电话那边一片寂静。

屏幕上的小人也没什么反应,坐在沙发上喝着茶。

Resse正在疑惑是不是网络出问题了的时候,又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Always,Mr.Resse。”

但这声音来得太立体了,以至于他迅速地锁定了声源转过身去。

一位三件套绅士戴着厚厚的眼镜站在他背后,目光有几分躲闪。

“我真是见了鬼了。”Fusco摸索着坐进了椅子里。

三件套绅士挑了挑眉,“事实上我完完全全属于人类,尽管我不太擅长和人类接触。很高兴认识你,Fusco警探,我是Harold Finch。”

Resse终于反应过来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双干净的蓝眼睛躲在镜片后面。

“对不起,Mr.Resse,我应该及时向你阐明这一纰漏。原本我们应该分别和Hello World家的AI交流……没多久我就发现了是你的用户端口错误地接进了我的通话端口,但是我没有及时告诉你,真的非常抱歉。”

Resse往前凑了凑几乎要贴上他,“所以我现在可以向你求婚了么,Finch?”

小个子的耳朵蹭地一下红了,声音也有点打颤,还算流利地给出了回应,“如果你陪我看完一整出’猫叫一样的歌剧’,我想我可以考虑让你在报纸上登一个小小的声明*。”

……
……
……
*订婚在报纸登个小声明这个是英国传统来着,不知道美国有没有,感觉很合适老板的作风就安插了一下,见谅。

评论(19)
热度(53)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