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挚爱老板。什么CP都能吃一吃,不存在拆逆概念的无节操人士。

Last Night on Earth

伪PWP大概,割一点不好吃的腿肉。原本看完512,被“Damn you”勾得满脑子都是怒*艹,结果看完513我就萎了,再加一点点不负责任的延展_(:зゝ∠)_您看我跪得姿势标准吗?


Harold Finch是个混蛋。

你以为Reese才是那个一心想当孤胆英雄,每次案子都急着把自己这条借来的命还回去的那个?错了,Finch才是。一个最聪明也最愚蠢,最无私又最自私,最勇敢又最懦弱的混蛋。


Finch刚一出现,Reese就面色阴沉地迎了上去。

但他没有退后,心虚地盯着地板的某个点,抿紧嘴唇等着John气急败坏的数落。

“你在保护我们,Harold。”

Finch诧异地抬起头,对上前特工垂下来遮住眼睛的睫毛。

“但你好像忘了,我们以前是士兵,我现在也还是个很好的士兵。”

“除了服从命令这一点,你好的无可挑剔,John。”Harold干巴巴地讲着除了他们两个没人会笑的笑话。

而他们心照不宣地笑了,星星点点的水汽从酸涩的眼底蔓延开来,害得他们不能更好地看清楚对方。

那不是个多大的麻烦,他们用其他东西代替了视觉感知。

小心地摘掉眼镜,Harold会眨一会儿眼睛,因为视线模糊而瑟缩一阵,然后因为John的靠近而放心地迎上去。


被老福特吞了不可描述的部分在此

他做得过火了点,不至于让他第二天走不了路但是能让Harold睡得很沉。John需要一点和TM的保密交流,现在确实是时候了。

床头灯暖融融地把他的睫毛染成金色,John把他弄醒喂了点水,趁机从迷迷糊糊的老板那儿讨了个晚安吻,“别恨我,Harold。”他把嘴唇贴上小个子的眉心,没出声地想着。


他印象中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Harold终于丢下枪走向了门口,他们都可怕地不擅长告别,但他想要他好好地活着。睁开眼睛看到了张熟脸,John自嘲地笑了一声,肋骨多处断裂的疼痛清晰地压过镇痛剂的药效卷住了他,这点疼他能忍住。

“我猜你不是来接我上天堂的,Logan。”

亿万富翁笑着摇摇头,“可惜你还不能退休,John,欢迎回到人间地狱继续受苦。”

“Harold呢?”心脏被撕扯着放在搅拌机里翻滚,他害怕听到答案。

Logan夸张地叹了口气拉开病房隔断的帘子,“你知道从首府违规起飞两架直升机有多麻烦吗?”

John笑了,看到旁边安静地睡着的Harold,几乎要掉下眼泪来。

Harold还活着,他们都还活着。

“哇哇哇,别急着哭啊,Harold失血过多要好好睡一觉。等回头你们得跟我讲讲怎么改变导弹航向这回事,真的太酷了老兄,你知道么……”Joey总算出现,一脸抱歉地放下水果,把喋喋不休的Logan拎出了病房。

感谢上帝他的左手空着还能活动,病床中间隔得也不是太远。John把胳膊伸出去握住了Harold的手腕,摸到平稳地跳动着的脉搏,现在他们能好好睡上一觉了。



不接受剧情讨论,心痛,感谢客官们食用。

评论(24)
热度(83)
  1. one过斯托洛夫斯基 转载了此文字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