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粉

电梯门打不开了怎么办?

         手机撸一发小短段子证明存活,刚刚手机输入法全程打错Reese的名字对不起_(:_」∠)_
   

       终于又一位号码平安脱险之后,所有人都累得够呛。别提这位号码还闹得他们出动了Finch也到一线来参与救援。没办法,Reese、Shaw、Root在他眼里都是暴力武装分子,只有崇尚和平的老板能近距离接触这位胆子比针尖还小的惊弓之鸟。

        不管怎么说,他们算是有一点闲工夫,也许能一起补个宵夜当晚饭。电梯的红光一格一格往下跳到一,Reese盯着老板帽子底下露出来的一点发尾,以及衣领没能挡住的脖颈,他想用一个吻给这片皮肤的主人染上点颜色,最好能在含糊的嘟囔声中把他的气息一点点吞进肚子,让他迷迷糊糊地忘记反抗。

      “Mr. Reese,你还好么?”帽檐底下一汪湖水带着担忧的神色把Reese从不合时宜的思绪中拉回来,他的心脏扑通了一声。

      “Mr. Reese?你真的有幽闭恐惧症么,我还以为Ms. Shaw只是开玩笑,太抱歉了。别担心,只是电梯门打不开了而已,不会有事的。”Finch说着用力地按了紧急通话按钮。

        这可是个好机会,伪装出恐惧的样子对Reese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他握住Finch的手腕闭上眼睛,“Finch,我真的感觉不太好。”

        Finch把手按上他的手背,温暖而轻柔地拍了拍,“别担心,John,我会帮助你的。”

       对的,就是这样。Reese依旧闭着眼睛点点头,期待着老板小心翼翼地扶着自己躺下,解开衣领……该死,他没有扣衣领的扣子。不过不要紧,他还可以让Finch解开自己的皮带扣,或许装作呼吸困难骗一个吻。

       还在想入非非的Reese被Finch引着往前走了几步,“我黑进了电梯管理系统,十分幸运我们遇到的不是硬件设备故障,Mr. Reese,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

        Reese万分失望地睁开眼睛,“那就是说没有人工呼吸了。”

        三件套先生脸色由白转红,方才因为担心纠结在一起的眉毛现在跟着瞪圆的眼睛一起飞了起来。

     “Mr. Reese,我以为我们早就过了恶作剧的年纪。”

        特工先生耷拉着眉毛,十分有诚意地作出了一个神似Bear的委屈脸。

        不就是一个吻。

       Finch叹了口气凑近Reese,极快地在他唇上啄了一下,随后便转过身努力地逃离现场,“如果我们快点还能赶上Oliver打烊前的最后两份松露鹌鹑蛋,Mr. Reese。”

       Reese盯着老板红得能滴血的耳朵,轻松地赶上小个子,笑得……有点欠揍。

 

小剧场: Root&Shaw

      “甜心~电梯门坏了打不开哟,这大概就是冥冥中的缘分……”

        Shaw:“最后两份松露鹌鹑蛋一定是我的。”,举起不知道哪来的消防斧强行破门而出,over~


评论(9)
热度(62)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