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粉

潜规则与被潜规则的正确姿势(六)

 @为老不尊叶不修 客官点梗,完结撒花~\(≧▽≦)/~


 

  • 今日头条

       阳光明媚的清晨,Reese心情大好地搅着薄煎饼的面汁。Bear专心地把头埋在碗里,吧唧吧唧吃得很香。Finch按住突突直跳的太阳穴,花了好大力气才把自己撑起来倚在床头。

       习惯性地摸眼镜时,才发现它不在往常的位置,Finch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很难说哪件事情更疯狂,在周二穿着周四的睡衣还是醉酒之后找的“乐子”。关于醉酒,尴尬的不是他忘记了发生过的事情,而是他对每件事都保留着无比清晰的印象,小小的细节不留情面地把他的脑子搅得一团糟。

        牙膏他挤了三次,一次掉到了地上,一次滑进了水槽,心不在焉的后果。好在第三次顺利地成功了,不然直接把牙膏挤进嘴里就要纳入备选方案了。Bear乖巧地坐在门口等他洗漱,Reese不在让他轻松了许多,这让他关于昨晚酒精促使下越轨行为的思考得以暂时停歇。也许他早就走了,Finch照例给Bear提供着私人按摩服务,这个念头让他有几分失落。Bear察觉到他的情绪,拱了拱他的手,Finch一抬头,Reese正端着杯果汁站在门口,冲他露出一排白牙。

        脸蹭地一下就红了,Finch的头也疼起来,他舔舔嘴唇,好容易挤出来句,“早上好,Mr. Reese。”Reese把果汁放到一边,十分自然地抱住他让他站了起来,轻轻地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下,“早上好,my precious。”Finch睁圆了眼睛,因为一阵晕眩不得不抓着Reese,“不用我提醒你这个词有多让人毛骨悚然了吧,Mr. Reese。”大个子意外地挑起了眉,“你害怕咕噜?哦,Finch,你得陪我再看一遍魔戒。”“如果能让你安静地离开我的浴室的话,我很乐意,Mr. Reese。”

        这种游戏总也玩不腻,一个时刻想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害羞的Finch。他叹了口气,夸张地耷拉着脸,举起手退出了浴室,停在离他的老板半米远的地方,两个人不尴不尬地对峙了十秒钟,终于有一个败下阵来,“Mr. Reese?”被点名的人耸耸肩,“我得确认你不会摔倒啊,Finch。”Finch皱着眉头,绅士的良好修养让他忍住了不当言辞,“我当然不会。”说着往外跨了一大步。

        话音未落,门口一滩水渍让他非常不争气地打了个趔趄,Reese扶住了他的胳膊,“OK,我知道了,Finch,小心一点,好么?”Finch咬着牙没看他继续往前走,耳朵透着血管的颜色,Reese勾起嘴角,“别忘了喝果汁,Finch。”眼睛先生明显地僵了一下,转过身来接住了杯子,全程盯着他的鞋子,“谢谢你,Mr. Reese。”Reese终于没忍住揉捏他的头发,并在发旋印下一个吻,“还有早餐。”随后招呼着Bear下了楼,葡萄西柚汁带着诱人的清香,Finch呷了一口,忍不住笑了起来。

 

        感情可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像月亮和大海一般变化莫测,等你忽然意识到自己被吸引时,它早就生根发芽,牢牢地盘踞了可感知的所有空间。

        以上便是多日不见的老友Nathan打趣他的大致内容。

      “所以,Harold,”Nathan递给他一杯香槟,“什么时候结婚?”

        Finch捏着杯子,感慨自己指数上升的尴尬,迷茫地摇了摇头。

         Nathan惊奇得像是二叉树的一个结点分出了三个叉,“真的?像你这样睡衣都要按周一到周日排好顺序的偏执狂居然没有计划?紧急预案也没有?”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Nate,”Finch叹了口气,“没有紧急预案。我们能不能好好地谈工作?”

        Nathan耸耸肩,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头条新闻扎眼得紧:“当红影星John Reese恋情曝光,疑被神秘土豪Harold Finch包养。”Finch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家媒体的文案可以回炉重塑了,主播煞有介事的解说让他终于翻了个白眼,重重地按下了遥控器,把无辜的小盒子扔进沙发。他们都知道是谁,德西玛跟TM对着干也不是一两天了,Nathan大远跑了趟新几内亚也是为这个。

       “Mr. Wren的交易很成功,百分之十,Harold。”Nathan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他。Finch板着脸,平静地回了句,“做空他。”这点小麻烦应该够让德西玛公司亏上几年了,谁让他们和面都不肯露的股东做交易,等他们破产的时候Finch倒是很乐意送点花,大不了在业界落个护短的名声,至少他们其他公司都还很低调。

        直到Nathan打完电话他才心情好了点,又给自己倒了杯香槟。Nathan捞过他的肩膀,了然地拍了拍,“你真的完了,Harold,”说着碰了碰他的酒杯,“敬坟墓。就算你还不打算结婚,Mr. Finch也被出柜了。而你,我的老朋友,结婚的时候一定要找我当伴郎。”Finch无可奈何地也笑了起来,垂着眼睛,又喝了一杯酒。

        Reese刚下飞机就被咄咄逼人的媒体缠住盘问,除了“很抱歉,我暂时不方便回答。”这类场面话,他也没什么能说的。前一天还在桑迪亚哥的Reese忙得没空看电视,也顾不上刷推特,现在才知道他们的花边新闻已经满天飞了。他想快点见到Finch,但更想把这事儿摆平,Reese摸出手机来,给一位老朋友打了电话。

        Elias办事爽快,条件也开得厉害——Reese和Finch婚礼的现场报道。他想辩解他们的进度还能再腻歪几个月的时候,Elias截住了话头,“我和Anthony认识一个星期就结婚了,跟你爱的人结婚,你还想要什么?John,你难道不爱他么?我可是能从你眼睛里看到的。”说话间Anthony从外头进来,旁若无人地和Elias交换了一个吻。要命的意大利人,Reese翻了个白眼,但有一点是对的,他确实想和Finch结婚。

        事情发展到这个局面,发布会是必须要开的。Reese对出柜没有异议,Finch就和Nathan商议了一下提问的流程,写好的文案,自家的媒体,走个过场而已。网上粉丝们的反应出乎意料地缓解了他们的危机感,Greer这会儿估计气得跳脚。推特上一个热门话题就是“恋爱中的John Reese”刷一下会出现很多这样的内容:


“XXX:OMG,我最喜欢的男演员竟然被包养了,请放着我来。

XXX:LOL,潜规则他的富豪据说动动手指就能买下纽约,右边拼得起么?

XXX:对象竟然是我最爱的鬼才编剧!

XXX:我拒绝相信我男神和我另一个男神在一起了!心已碎成灰。XD炸成烟花好嘛!

XXX:看来是没有人能搞到Finchy大大的正脸照了,媒体差评。”

注:以上用户为保护隐私,ID均已打码。

 

        Finch赶到发布会现场时觉得有点不对劲,但Reese确实在那里,他还是走了进去。

      “Mr. Reese,为什么你站在桌子上?请下来,会有危险!”Finch一头雾水,被不按常理出牌的员工闹的。

      “Harold,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Reese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郑重地跪了下来,看得Finch一阵心惊胆战,“我知道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我十分确定你就是那个人,所以……”

      “Mr. Reese,现在真的绝非一个良好的时机,你……”

     “所以你要拒绝我么,Harold?”Reese委屈地站起来,直挺挺地向后倒了下去。

       Finch倒抽一口冷气,连忙绕开桌子喊着“John”跑过去。

        没想到桌子后面铺了软垫,他一个没留神,差点摔倒。当然Reese扶住了他,又拉着他陷进了一个激烈的吻。Reese不容分说地撬开牙关,找到Finch的舌头,掳过来毫无章法地吮咬。斯文的三件套先生努力挣扎的后果便是Reese一个翻身,牢牢地把人压住了。在被逐渐稀薄的氧气和过于充盈的血液搅得天旋地转的当口,他倒是想起来这棚子哪儿不对了,现在还一个人都没有。

↓↓↓↓↓↓↓↓↓↓↓↓↓↓↓↓↓↓↓↓↓↓↓↓

sy:不能描述的部分

wb

↑↑↑↑↑↑↑↑↑↑↑↑↑↑↑↑↑↑↑↑↑↑↑↑


没有什么内容的小剧场:

1.“Cut!”

导演终于忍无可忍地拨通了编剧Finch的电话,

“John Reese今天是你第二十七次NG了,就是表白你能走点心么!”

三件套先生从工作室赶过来,

Reese深情款款地望着摄像机后面的老板开拍第二十八条。

“收工。”

2.

高大的特工先生胸口一片鲜红,

戴眼镜的老板急匆匆跪倒把他抱在怀里,

“Finch,我想最后对你说……”

 

“Mr. Reese,你真的该找点比番茄酱更有说服力的东西。”

3.

“Mr. Reese,我相信我有良好的进食能力。”

“可是你受伤了,Finch。”

“那只是你突然把我的手包成了埃及法老!”

4.

“结婚……”

“明天”

“Mr. ……Re……ese,这……”

他急促地喘*息着,终于有液*体从红透了的眼眶溢出。

“好……”

他松开了手。


暂时这样子,感谢大家的喜欢n(*≧▽≦*)n

评论(28)
热度(66)
  1. 夏山怒过斯托洛夫斯基 转载了此文字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