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粉

潜规则与被潜规则的正确姿势(三)

碰巧赶上了妇女节,向所有的女性们致以节日的祝福,特别向伟大的妈妈们致敬,节日快乐,情敌们(づ ̄3 ̄)づ╭❤~


  • 所谓第三次约会


      6:00,对于一个没有太阳的周六来说还是太早了些,Finch翻了个身,Bear立刻扑上来舔他的脸。这次是非起不可了,Finch叹着气把六点半的闹钟按掉,给Bear的碗里加满了狗粮,把自己送进浴室去洗漱。

      6:20,Finch洗漱完毕,裹在浴袍里仔细地刮脸,Bear则乖巧地坐在门口,等着一个例行的清晨按摩。

       与此同时,Reese正抓起一只枕头压在自己脑袋上,试图在邻居家鹦鹉走了调的国歌中保持不清醒。最终还是在半庄严半滑稽的氛围中悲惨地起了床,并盘算着养一只猫的可能性。

      6:30,Finch给Bear放松着肌肉,后者从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呜呜声,并配合地翻身。

      Reese拿出之前在部队的高效率,已经洗漱完毕并换上了一套西装,对着镜子仔细地审视自己。

       6:40,Finch拿出前一天选好的衣服,依次穿上衬衫、马甲,绑好束袜带,穿上裤子。

       Reese扒掉目前为止的第三套西服,用着不必要的力气拨拉衣橱里可怜的衣物。

       6:50,Finch已经妥帖地穿上了三件套,扣好袖扣,对着镜子调整领带和口袋巾的位置。

       Reese换上了第七套衣服,试图给自己系上一个领结。

       7:00,Finch穿戴整齐,在包里装上Bear的球和玩具,牵着精气神十足的小伙子出门了。

       Reese自暴自弃地扔掉了那根万恶的布料,抓起电话打给Fusco要求找一个外援,背后床上衣服垒起的小山堆极具存在感地提示着他的失败。 

       前一天夜里下的雨不算大,此刻街道上只有偶尔几处浅浅的水洼,空气里还弥留着恰到好处的水汽,既没有这个时节过分的干燥,也不至于浓重到让人喘不过气来。刚刚抽芽的柳树带着星星点点的鹅黄色,远远望去像一团薄薄的绿雾。几株白玉兰心急地打了苞,锦缎似的挤满枝桠。Finch深深呼吸了一下公园里透出的春天气味,欣慰地看着Bear在草地上和别人家的金毛犬玩得正欢。

      “他可真是个活泼的小伙子,Tina很喜欢他呢。”金毛犬的女主人笑着同他打招呼,腹部温柔的曲线表明着一位美丽的准母亲身份,“介意我坐下么?”

     “当然不。”Finch忙不迭地站起来,扶着年轻的女士坐下,“他的名字是Bear,Tina也是个很漂亮的好姑娘,看得出来您会是位非常棒的母亲。哦,对了,我是Harold,Harold Finch。”

       准妈妈握了握他的手,“Claudia,Claudia Cruz。她下周就要出生了,医生说她是个健康的小家伙。”眼睛里满是母亲独有的喜悦和慈爱。

     “我肯定她会是个健康且漂亮的小天使,就像她的妈妈一样。”Finch受到感染也微笑起来。

      Claudia打量着他,“所以,Harold,你今晚要去约会么?”

Finch本能地一惊,不甚流利地解释道,“事实上,他是我的员工。”终于在对方意味深长的目光中改了口,“我也不确定,出于某些原因我决定请他吃饭以示歉意,再加上他也请我吃过一次晚餐,我想这……很平常?”

     “哦,他可真是太幸运了,Harold。”Claudia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背,“你要知道,亲爱的,不是只有晚餐能表达歉意的,我敢肯定他也喜欢你。”

       Finch的耳朵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女性天生就有更敏感的观察力和图景感知能力,更不用说一位即将抚育另一位女性的准妈妈。如果说有什么是比狄更斯笔下的更为可信的,莫过于一位聪慧的女士的直觉。

       现在,请好心地给我五分钟,我们把时间倒回两天前,Mr. Reese还穿着一件脏衬衫的时候。

       一个公司消息最为灵通的地方莫过于茶水间,加上一两个别有用心的人,就变成了八卦新闻滋生的温床。Reese和Finch原本只是路过,却因为里面音量不加节制的谈话而停了下来。

      “那个John Reese肯定跟老板有什么关系。”

     “早上还是老板带他去试镜的。”

     “我刚刚看到他们一起吃饭,很亲密的样子。”

     “所以他真的是潜规则上位么?”

       Finch皱着眉头终于听不下去,在敞着的门上敲了两下。屋子里的人都手足无措地站了起来,而Finch并没有看向他们,对着Reese欠了欠身,“我很抱歉让你听到这些,Mr. Reese。”他把手搭在门上,“如果你们能更专注于工作,我相信好机会也会降临到你们头上的。虽然你们可能并不太在意,女士们先生们,下次在背后议论别人时,记得关门。”说完顺带关上了门。

       Reese对这种言论着实不甚上心,但Finch气成了一只鼓起来的小刺猬,这就有意思了。他用力地瞪了一会儿眼睛,确保眼眶红了起来,当Finch小心翼翼地看向他时,刻意地压下了眉梢。对一个演员的人格和演技进行诽谤莫过于最恶毒的中伤,Finch急得要冒汗,他把手贴上Reese的胳膊,“Mr. Reese,真的很抱歉,这都是我之前草率的决定才会令你……”

       Reese拥住了Finch,倒不是为了趁机占便宜,怎么说他也是曾经的都市传奇,这点风度还是有的。眼下Reese把一个没绷住的笑埋在对方脖子后头,整理着自己的表情,善解人意的老板没有推开绕在自己脖子上的加大号抱抱熊,还轻轻拍了拍他的背。意外之喜总是能让人格外高兴,Reese甚至想跑回去感谢那几个嚼舌根的同事,挨个握手再附上一句,“别担心,最后那句话很快就能实现了。”

       恋恋不舍地放开了自家老板,现在他的脸上可是货真价实的失落了,“要是你真的那么抱歉,Finch,就请我吃晚餐吧,周六晚上。”平白蹭过人家一顿饭的Finch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只是他答应了之后,Reese的脸立刻多云转晴,这让他想深入了解一下演员的脾气。

       于是现在,Finch因为身边女士对周六这个微妙的时机及某些暗示含义的分析红了耳朵。Reese则在服装店里继续不停地换着衣服,原本半小时就能完成的一个项目,只是Reese“能恰好引起对方欲望又不会把保守的情人吓跑”这个要求过于苛刻,Andre*作为专业造型师的尊严又不允许失败。当然没有任何理由能责怪Reese的苛刻,这可是他和Finch的第三次约会(算上那次午餐),至少对他而言是。Fusco最终翻着白眼倒进了休息区的沙发,这些恋爱中人的东西他真的不想再懂了。

      距离约会只剩两个钟头,Reese好不容易打理好,确切地说是被打理好,他匆匆忙忙扔下一句“谢了,回头让Fusco请你吃饭。”就在经纪人不满的嚷嚷声中跑掉了。这点时间还够他迅速地洗个澡,再把衬衣熨一下。

       Finch把小熊送去了Shaw那里,想了想还是准备回家再换一身衣服,却因为在停车场看到了上午那只金毛犬而愣了愣。Tina不安地叫着,他连忙跑过去,Claudia痛苦地倚在汽车上,抓住他的袖子向他求援。Finch帮已经疼出冷汗的准妈妈坐进副驾,脱下大衣垫在她的背后,并放低了座椅试图让她舒服一些。金毛犬无助地舔着主人的脸颊,低低地呜咽。Finch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联系了最近的医院。接线员在电话那头问询了基本情况,指导着产妇用拉梅兹胸部呼吸法尽可能地放松,他不自觉地也跟着节奏一起呼吸,方向盘差点因为手心里的汗打滑。Finch压下一阵眩晕感,在袖子上蹭了蹭手,一踩油门把车子开上了紧急车道。

      Reese拿着一大捧白色满天星,对着后视镜又整了整领口和头发才下了车。Finch不像是会迟到的人,所以Reese提早了五分钟来,让侍者预先准备好配餐的香槟。等待的时间过于漫长,五分钟久得像十几个世纪。他盯着手表频频抬头,却迟迟不见人来,敲着桌子想也许是路上堵车了。这时候就打电话未免太沉不住气,他抬手要了杯咖啡,心不在焉地搅和着。

       万幸Finch没有堵车,他手忙脚乱地牵着金毛犬跟上了医务人员推着的担架床,Claudia抓着他的手腕,Finch反复喃喃着,“没事了,Claudia我们到医院了,你和她都不会有事的。”,差点就这么跟进了产房。好在医生指挥一个小护士把他带了出来,将Tina托付给咨询处的同事。小护士一边安慰他一边给他进行了必要的消毒,套上无菌服,又把他带进了产房。显然面色惨白,满脸担忧的Finch被当成了紧张过头的准父亲,不过这不是反驳的时候,他让准妈妈握着自己的手,音调破碎地安慰Claudia,跟着她一起呼吸,几乎要晕过去。

       等待了半个多钟头的Reese终于沉不住气打了电话,当然没有人接听。他转了转眼珠,拨通了电话公司的客服,用十分着急的语调请他们帮忙打开自己“离家出走了的儿子”手机上的GPS,并表示自己已经报了警,而对方报给他一家医院的地址时,Reese抓起外套就冲了出去。他压着胃里的不适感,向前台的小护士询问是否有名叫Harold Finch的病人,得到了目前急诊室只有一位孕妇在一位先生陪同下待产的消息。

       Reese赶到急诊室时刚巧门开了,穿着无菌服的Finch跟在医务人员后头,他疑惑地叫了声“Harold?”被叫到名字的人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血色,舔了舔嘴唇,“天哪,Mr. Reese,我很抱歉这,这非常碰巧真的是意外。”Reese挑起了眉毛,“你是说没有赴约,还是那个孩子?”Finch瞪圆了眼睛,“不不不,我和Ms. Cruz今天早上才认识,这是……”意识到自己反应过于激烈又不好意思地扭过头专注于脚下的砖块。Reese咧开一个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收拾妥当之后,Finch惊喜地获得了抱一抱新生儿的殊荣,小心翼翼地接过裹在粉色小毯子里的婴儿,忍不住低声感慨着,“天哪,她真是不可思议地柔软。”Claudia和Reese都笑了起来。稍显粗心的孩子父亲终于感到了医院,新晋家长不住地感谢Finch,并诚恳地请求Reese和Finch当孩子的教父,Finch甚至起了孩子的名字——Leila。这可真是个奇妙的夜晚。

       回家路上Finch在副驾座里睡着了,安静的样子让Reese花了好大力气才忍住了偷一个吻的念头,把自己的风衣给他盖在了身上。



*Andre Cooper403助攻小哥哥

另外这里Leila的父母就是很寻常的幸福人家不要理我这个俗人_(:зゝ∠)_

评论(13)
热度(67)
  1. 夏山怒过斯托洛夫斯基 转载了此文字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