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粉

公平交易番外篇 叨扰

预警:Hobben组酱油。年底还债系列,小易君想看的温居被打扰不知道这样可不可以_(:зゝ∠)_ @parkmyeongsoo 


春日迟迟,江山秀丽,这一阵风夹着花草香气暖洋洋地吹过来,不由得人不眯起眼。

冯先生歪在榻上赴周公之约,半开的一卷书摊在案上,李四在他边上一手撑着脑袋,就这么看他睡晌觉。

这画面要是搁别人那说起来总有几分矫情,比如依旧打着光棍的弗斯科,好半年来看他们一次还得捂着眼睛揉着脑袋,总归洋人的那什么黑眼镜兴许能派上点用场。

不过李四很受用,冯七睡觉的时辰一向很准,样子也很规矩。两手搭在胸口,肚子随着呼吸轻缓地一起一伏,李四小心地把手贴在他软软的肚子上,跟着起伏,之后自己笑得跟偷着肉的狐狸一样。他知道冯七睡多少时辰,掐着那先生将醒未醒的点,这手开始不安分了。

先是轻轻地捏了一把腰侧,榻上的人皱起眉头哼哼了两声,迷糊着不愿意醒过来。李四坏笑着爬过去,用鼻尖在他脖颈磨蹭,冯七笑着缩起脖子想躲开,李四又转向,轻啄了啄他的眼皮。好容易睁开了眼睛,看着李四凑在跟前,他有点舍不得眨眼。李四也不含糊,一偏头噙住了冯七的唇,用舌头细细地在上面品过,一点一点地探进去跟他纠缠,这会倒又慢得磨人。手上当然也没闲着,拉扯着滑进衣襟里头准备煽风点火,冯七按住了他,稍稍退开些含糊地嘟囔着“下午”“白天”什么的劳什子,李四绕到他耳朵边咬着耳垂,“反正你今日不用教书,我也不去茶馆。”说着手就一寸寸地往上挪,冯七手也攀住李四结实的背,摩挲着他肌肉和骨骼的起伏。

正是难解难分之时,忽听得一阵敲门声,“海瑞,你在里面么?”

冯七突然停了下来,轻声对他说了句,“是我弟弟,明本杰。”李四埋在他肩窝不甘心地叹了口气,随后便从榻上爬起来帮冯七整理衣服,冯七急匆匆地一边戴眼镜,一边向门外喊,“我在,你等等。”看着李四脸委屈得能拧出水来,冯七在他唇上啄了一下当补偿,后者不满地哼了一声,皱着眉头跟他一起开门去了。

谁知道门刚打开,跟冯七有九成像的弟弟二话不说,掏出枪就顶上了李四的脑门。冯七一惊,忙解释说,“这是李四先生,本,我跟你提过的。”本这才收了枪,嘴里说着“得罪”,这眼光还在打量他。半晌,本才冒出一句话来,“你是不是有个哥哥叫霍布斯?”李四问候了下自家嫌弃陆军泥腿子的海军哥哥,“我看你是见过他了,别往心里去,他就是……”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挠了挠头,“你要是想真崩了他我也不拦着。”本摇了摇头,转过去抱住了冯七,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儿嘟囔了句,“你怎么捡了这么个傻大个。”

兄弟俩叙旧,李四插不上什么话,只得兴致缺缺的去厨房续茶点来。这刚进厨房,冷不丁背后过来一人,李四一拳招呼过去,被那人架住了,“反应还不错。”霍布斯理了理袖口,“我就是来找个人。”李四翻了个白眼,“我看你想找的人未必乐意见你。”

果不其然,不到半盏茶功夫霍布斯和本就打起来了。

冯七急得汗都出来了,李四反倒沉得住气,还从冯七兜里摸出了手帕要给他擦汗。冯七一边躲一边推他,“你去拦着点啊。”李四把人拉过来,“放心,都过了三十招了,我哥还没下黑手,他不舍得伤着你弟。”冯七拧着眉心,刚想反驳却听见本气急败坏地喊了句“放开我。”

这不看不打紧,霍布斯不知道怎么把本的腰带抽了出来,本一手提着裤子被趁机绑住了手,霍布斯利索地把人抗肩上径自往厢房去了。

冯七愣在原地良久,李四拍了拍他,“海瑞,怎么不拦着了?”冯七苦着一张脸,“我觉得本喜欢你哥哥。”李四眉毛一挑,“怎么说?”“本学过绳技,那个绳结他能解开的。”李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也就是说,不用管,让他们闹着。”冯七不情愿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李四又粘着他咬耳朵,“咱们刚才可是有点事情没办完呢。”冯七耳朵刷地红了起来。

可惜天不遂人愿,赵伯清了清嗓子,两人一激灵连忙站好。老爷子一拱手,“先生,林掌柜来了。”冯七憋着笑,跟着赵伯往堂屋去了。


评论(9)
热度(28)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