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粉

I'll cover you③(美女与野兽au)

是夜,陶尽量站得更直一点,免得蜡油滴到Harold的信纸上。Harold把信写好之后向陶道了谢,拜托Mr. Martin把信带给Nathan。想到自家哥哥一脸郁郁寡欢地说着,“我才应该是那个提供保护的人。”他写信的时候忍不住带着微笑,整理好桌子转过身时,才发现一旁小高案上的Reese。

“你很高兴,Finch。”他说。

Harold收敛了笑,“如果这让你不愉快的话,我很抱歉,Mr. Reese,我绝无任何幸灾乐祸的念头。”

Reese歪了歪头,“不,只是太久没有看见过人类的笑了,你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Harold走到他面前蹲了下来,“请恕我不能赞同‘好看’来形容一个男人,Mr. Reese,不过你的确是只很可爱的喵咪。”说着在他额前落下一个轻盈的吻,微笑又回到脸上。Reese没有躲开,坦然地又往前凑了几分,“或许我该提醒你,Finch,这只‘猫咪’也是一个男人。”Harold下意识地往后躲了一点,占据了上风的黑猫心情大好,“另外,我想你是不是忘记了还有九个吻。”

Harold觉得自己看到了黑猫在笑,他飞快地眨了几下眼,才回过神来,心里默数着次数又吻了九下。Reese眯着眼睛,这时候的Harold反而更像一只猫咪,如果真的有那么黏人的猫的话。

“Good night,Mr. Reese。”他说。

Reese顿了两秒才回应,“Goodnight,Finch。”他从小高案上跳下来准备离开。Harold捏了捏有点发麻的腿站起来,“对了,Mr. Reese,这附近有白桦树和鱼鳞云杉么?”Reese扭过头盯着他,“旁边的森林里,大概几百米就可以找到。”“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Mr. Reese。”Reese仍盯着他,“哦,真是抱歉,我应该先解释。我仔细看过Bear,他的诅咒最容易解开,我想或许可以先试着做一个魔咒。”Reese上下打量着他,“需要我陪你去么?你看起来不太像是会爬树的样子。”Harold扬了扬眉毛,“那可真是帮了大忙了,Mr. Reese,非常感谢你。明天见?”“明天见,Finch。”

陶也在和Harold钻进被窝之后道了晚安离开了屋子。古堡安静得有点怕人,一只乌鸦拍打着翅膀消失在了夜色中,突兀的叫声让Harold没由来的心里一颤。他翻了个身对着窗户,月光映着雪折进屋子,大树的影子在地板上跳起舞来,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

次日,年轻的巫师被面包和牛奶的香气唤醒,他走到窗前,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耀眼的白色占据了主色调,庭院里的喷泉结了冰,明晃晃的一片,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收拾得体之后,循着香味找到了厨房。

Reese正指挥着锅碗瓢盆大军上下翻飞,菜刀将胡萝卜切成小块,漏勺从汤锅里捞起豌豆,七分熟的荷包蛋被抛了起来,Harold匆忙抓起一只盘子刚好接住。“接得不错,Finch,要来点胡椒粉么?”Reese把一只调料瓶推了过去,Harold勾起嘴角,“谢谢,盐就挺好。另外,Mr. Reese,我得说你的烹饪方式相当独特。”

Reese盯着锅里的培根,“感谢Shaw吧,她坚持要让Root和她一起做了这个魔咒。厨房里的任何东西都能回应你的想法,你也试试?”Harold眨了眨眼,叉子平稳地飞进了他的手心,“这个咒语做得很精巧呢,我想Ms. Groves和我应该有不少共同语言。”培根出锅,Harold动手摆好了桌子。Reese坐在盘子前,“很遗憾,现在是她们的睡眠时间,你只能和我聊了。”“跟我也可以啊。”Fusco一面给空杯子倒上茶一面说道。Reese默默地咬了一大口培根,被烫得有些龇牙咧嘴。

出门时Harold打开了自己的背包,“Mr.Reese,我想我应该先征求你的意见,你愿意坐进来么?”Reese偏过头,“多谢,Finch,我自己能走路。”说着从台阶上轻巧地跃下,很不幸地陷在了松软的雪堆里,挣扎了几下之后认命地放弃了努力。Harold忍着笑把黑猫捡起来,拍干净雪之后装进了背包。幸好他的靴子还足够长,多亏了Nathan。

路上倒是很安静,Harold一步一步踩在棉花一样的雪上,能听见雪花咯吱咯吱的声音,Reese多少有点怀念这个。走在雪地里是件相当耗费体力的事,虽然出了一身薄汗,Harold还是把围巾往上拉了拉,鼻子露在外面冻得发疼。

“你很累么?”Reese从背包里探出头来。

“我还好。”Harold呼出一长串白气,“Mr.Reese,万幸你并非一只很重的猫。”

Reese伸出爪子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九点钟,白桦树。”Harold把眼镜上的哈气抹掉,“太好了,Mr. Reese,我们要找的云杉也在附近。”一边走一边向他在背包里的同伴说着,“我们需要一块手帕大小的白桦树树皮,和六英寸左右鱼鳞云杉的树枝,最好是第十七根大枝的尖端。”Harold用上了小刀,小心地从白桦树上揭下一块树皮,“好了,现在我们有了白桦树皮。”他解下了自己的围巾仔细地系在树干上,“感谢您的帮助,白桦树……先生或小姐。”

Reese咬着Harold给的小锯子爬上了树,还是得承认爪子有些时候是挺好用的,听到树下的人喊,“好了,Mr. Reese,你已经在第十七根树枝的岔口了。”之后停了下来,“现在请爬上你三点钟方向的树枝,一定要小心一点。”

Harold举着望远镜小心地盯着黑猫的移动,刚刚掉落身上的雪也顾不上拂去。Reese咬着锯子艰难地在树枝上来回磨着,在牙齿不属于自己之前,他翻了个白眼默默向前走了几步,用力向下压着树枝。Harold丢开望远镜跑向大云杉,“Mr. Reese,不要那样做!很危险!”*

“咔嚓”一声之后,不幸绊倒在雪地里的Harold手里多了一根树枝,而Reese则好整以暇地从树上爬下来,“放松点,Finch,我没有蠢到要摔死自己。”Harold摘掉帽子往外拂着掉进脖子里的雪,“我想我还是得说,谢谢你,Mr. Reese,但愿你变回人形的时候不要还保持着这种爱好。”Reese从雪里找到了他的眼镜,Harold接过来擦拭的时候看见了一个黑影从不远处闪过,戴上眼镜之后仔细看了看,雪地里什么痕迹都没留下,也许只是看错了。

Harold替可怜的大云杉画了个小小的魔法标记,等雪融的时候,会有几对可爱的小鸟来做窝。

回去的路上Reese趴在了Harold的肩膀上,多少让没了围巾的年轻巫师暖和了些,他调整了下姿势,闭起眼打着盹儿。过了一阵,忽然刮起风来,Harold在古堡外停住了脚步,Reese抬起头,只见金棕色的叶子纷纷从树枝上飘下来,扑扑簌簌地替秋天补上了一场雨。Harold眼睛里闪着光,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酒窝,Reese从他肩上跳下,扑进了落叶里,再扭过头时,果然看到那双大大的蓝眼睛弯起来,嘴角也绽开一个更大的弧度,慢慢变成一个很柔和的笑。

一人一猫在落叶毯子上踱过,“这里真美,Mr.Reese。”Reese盯着他,顿了顿挤出一个“嗯”。

*危险动作请勿模仿,也请绝对不要用猫咪来试验。这只是个故事,千万别当真_(:зゝ∠)_猫咪从高处掉落也是会受伤甚至致命,也不一定能从树上爬下来的。所以真的,不要实验。

评论(9)
热度(23)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