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粉

【Z/A】领结

     就是Zep 和Andy_(:зゝ∠)_老师让写一段意识流,然后……这篇交上去我会不会被喊去喝茶,练练手吧当2333333最近被课挤压掉了所有脑洞,公平交易是写完了然而暂时不能贴,另外一个坑想用案子套进来然而还未想好怎么串,唉,望天……  

      Andy的领结在桌子上躺着,Zep走过去,挨着那张桌子坐下。Andy不喜欢人碰他的东西,也不喜欢人碰他。不过眼下没有什么要紧的,反正他也不会知道,Zep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摸了一下那枚灰棕色带波点的领结,小心地没改变它的位置。分明Andy才是哥哥,可他才是那个迁就他的人,还是心甘情愿的。

       其实也不算迁就,和Andy相处事实上很容易,只要按他的规矩来就可以了,而这个规矩,不用担心,他会不厌其烦地告诉你很多遍的。“不可以鼓掌,不可以在房子里发出五十分贝以上的声音,不可以调地下室的恒温器……”因为他养的虫子会受影响。Andy养了很多虫子,比起跟人打交道,他更喜欢给他的虫子们做一个新盒子或者喂食。他的工作就是夹上那枚领结,给一大群精力过剩的小孩子展示虫子。说一大群,也不过二十五个孩子,人太多了他会紧张,那些虫子也是。

      Andy紧张起来是件麻烦事,他会出汗,而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他会找到最近的浴室洗澡。让他独自去谈工作是件让人担心的事,毕竟一个陌生人冲进你的浴室总是有那么一点……怪异,很难说人们会作何反应,好在他有时候并不能很好地理解别人的意思。不过那并不意味着跟他交流很困难,你只是需要一个切入点。

        他会和你讲话,但和那枚领结一样,某种程度上说是假的。那枚领结只要夹在领口就可以了,不像真正的领结,可以打成蝴蝶结、蝙蝠结什么的。Andy很少主动交流,多数时候是由“你听他讲”或者“你问他答”的这种模式构成的,他还会避开眼神交流,这让近距离观察他的眼睛变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一个头发顺服,穿着毛衣马甲低垂眼帘的男人,看起来在温和不过了不是么。特别是再加上他不太高的个子和有点肉的脸颊,揉捏起来很舒服的样子。

       Zep可不舍得揉捏他,至少不是因为他不肯讲话。如果他不愿意做什么,Zep也想不出自己要怎么强迫他。至于别的有胆子想向Andy伸手的,多半要受到另外几个兄弟的热情招待了。Zep忍不住捏了那枚小领结一下,这多半要被发现了,而Andy会不高兴,不过一杯甜牛奶就能解决了,最好是热的。这间屋子里有些冷,因为一些虫子,不能开恒温器。Zep打了个喷嚏,也许继续坐在这里发呆不是个好主意,他缩了缩肩膀,想着应该披一条毯子下来的,至少穿一件厚一点的毛衣。

       Zep松开了那枚领结,把手放在脸上搓了搓,准备上楼去,煮一锅牛奶,再煮一杯咖啡。还要当心不能让Andy接触咖啡因,不过可以在他的牛奶里加两颗糖,也许三颗,如果他愿意开口的话。Zep忍不住对一旁玻璃箱里蠢兮兮地从树枝上掉下来的虫子傻笑了一下,自己听起来就像用糖诱拐小孩子的人贩子,除了他想诱拐的那个不是小孩子,他也不舍得把他卖给别人。

       一条毯子忽然被扔到了他肩膀上,那枚领结的主人并没有看向领结,只是盯着玻璃箱的某个点,“你会感冒的。”Andy挥了一下手臂,“如果你……你该拿上毯子。”温和的男人皱着眉头,看起来不大高兴。Zep裹紧了毯子,他说的没错,自己的太阳穴已经有点疼了,仰起脸望着他笑了笑,“下次我会记得的,谢谢你,Andy。现在我们去煮杯牛奶怎么样?可以多加一颗糖,”他站起来往前走,Andy拽着毯子的一角跟着他,眉头是平展的,“我喜欢跟平常一样的,不要多加就好。”


评论(5)
热度(8)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