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粉

万岁玫瑰花

七什么夕什么七,T^T你萌就尽情虐狗吧,我舔男神╭(╯^╰)╮。来自刀君的点梗 @见ME误终身的刀刀 ,歌词大意:戳我。有个动画短片,虽然并没有什么关系不过还蛮有味道的:戳我

       哈罗德·芬奇觉得这天分外不寻常,他又看了一遍手机上的日期,八月二十号,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一路上碰到了好几个买玫瑰花的亚洲面孔,有一个扎着两根羊角辫的小女孩也抱着一束玫瑰花,蹦蹦跳跳地正要从他身边走过去,忽然不知道怎么绊了一下,他下意识地伸手扶住了小女孩,那孩子抽出一支花送给了他作为谢礼,还甜甜地附上一句“Happy Valentine’s Day.”

       他捏着一支玫瑰花,呆呆地看着小女孩跑远了,小熊拱了拱他的手,芬奇终于记起来自己还要去图书馆。一边走,一边用手机谷歌了一下,原来今天是中国的情人节,农历的七月七日,嗯,还有一个很浪漫的传说呢。

       拉开门的时候,里瑟先生已经抱着一把木吉他在里面了,未等他打招呼,里瑟先生叮叮当当地拨了起来,小熊呜的一声挣开他的手跑远了。芬奇觉得自己可能坐下来好一点,于是他小心地拉了把椅子,刚坐下便有些后悔没有跟着小熊一起跑掉了。这歌他倒是不陌生,十七世纪的法国民歌,Vive La Rose ,芬奇就是觉得觉得眼下这气氛有点奇怪。

       “Mon amant me délaisse,

         gué vive la rose,

       (心上人不要我了,

        唉哦,万岁万岁玫瑰花)……”

        难道失恋了?不,最近也没见到他有什么交往的人。

     “Je ne sais pas pourquoi,

      (我不知道为啥?)

      Vive la rose et le lilas.

      (万岁玫瑰丁香花。)

        Il va t'en voir une autre,

     (他会把你看成另个女娃儿。)”

       里瑟先生的低音来唱这首抒情歌曲确实有种别样的风味,里瑟低头看着琴弦,这让芬奇的目光有些肆无忌惮地落在他脸上,哦,他的手也很好看。

   “Ne sais s'il reviendra,

    (我不知他还会找我啦?)

     Vive la rose et le lilas.

    (万岁玫瑰丁香花。)

      On dit qu'elle est très belle,

     (听说她美极啦!)”

       芬奇皱起了眉头,这首歌原是一位流浪歌手怀缅他逝去的爱人所创作的,难道今天这个中国的情人节让约翰想起了杰西卡,他看起来也很悲伤的样子。芬奇忽然觉得有点透不过气,可能领带打得太紧了。

      ……

   “Si elle meurt dimanche,

      假如她星期天死啦,

      gué vive la rose,

      哦 哎,万岁玫瑰花。

      Lundi on l'enterra,

      星期一把她葬了吧!

      Vive la rose et le lilas.

      万岁玫瑰丁香花。”

       芬奇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里瑟先生,他见过流浪了很久的失魂落魄的约翰,他开始盘算如何小心地向对方询问这一敏感的话题。

                                           ……

       一个琶音收尾,里瑟把吉他搁到一边,凑到芬奇身前,弯腰伸手拿过了他手里的玫瑰花,笑着晃了晃,“送我的?我就当是我的赞礼咯。”芬奇微微抬起头,有几分紧张,“如果能让你高兴一点,它是你的了,里瑟先生。”后者开心地挑了挑眉,芬奇开始疑惑自己先前的判断了,但还是问一问的好,“我只是想问一下,里瑟先生,为什么今天你要唱这首歌?”

        “你觉得呢,哈罗德?”

       “因为……你想到了你的情人?……你也知道的,今天是中国情人节。”

       “是的,哈罗德,继续。”里瑟大喇喇地把椅子拉过来,撑着下巴歪头盯着他。

         芬奇觉得今天领带确实打得有些紧了,“所以……你的情人,我是否能问,有什么特征?”

     “你真的想知道,芬奇?”里瑟的手划过下巴,在嘴唇附近摩挲着,笑得像只正在打呼的大猫。芬奇努力克制着自己像小熊那样逃离现场的冲动,僵硬地点了点头。

      “他有着棕灰色的头发……”

      “他”?那就不是杰西卡咯,芬奇莫名地松了一口气又觉得喉咙有点酸酸的。

       “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在阳光下会变成浅浅的绿色。”

       “嗯,那真是……不可思议?”芬奇小心翼翼地想知道更多。

       “他的嘴唇很可爱,薄薄的,有一点歪。”

          芬奇转了转眼珠,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他很害羞,你说,芬奇,如果我跟他告白,怎么样成功率会大一点?”

         所以……还没表白啊,看着里瑟充满希望的眼神,芬奇有些莫名地不想给他出主意,但是又不想那双漂亮的眼睛被忧伤再一次蒙住光彩,“也许先约会几次会好一些,让他多了解你一点,再表白就不会那么突兀了。”

      “可他已经很了解我了,芬奇,但我不确定他是不是跟我一样。”里瑟耷拉着脸开始cos想要吃甜甜圈的小熊,芬奇控制不住自己快要飞到天上的眉毛,“你不确定……他的,额,个人偏好?”

    “他真的很注重隐私,芬奇,我该怎么办?”

       芬奇觉得早上喝的煎绿茶有点苦了,他扶了扶眼镜,终于还是盯着地板上的某一点,声音低了至少一个八度,“也许,里瑟先生,你可以吻他。”

      “吻?你是说……”里瑟把最后一个单词的尾音拖得长长的,这让芬奇的脸有点热。

      “对,如果他不喜欢,里瑟先生,最多挨一巴掌,我想你也很想知道答案的对吧。”

      “嗯,听起来不错,我这就去。”里瑟蹭地一下站起来,跑了出去。

        芬奇呆呆地站起来,看向还在吱吱呀呀晃着的铁门,顿了两秒又转向自己的办公桌。

        忽然背后有脚步声响起,他猛地转过身去,里瑟先生正倚着门坏笑,阳光照出了空气里飞舞的小尘埃,这让里瑟看起来像沐浴在圣光里。

      “里瑟先生,我不明白……”

        当然了,后半句被一个轻柔的吻截住了。

         巴掌就算了,芬奇被吻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默默地想,Mais je n'en voudrai pas。

(我是不会抱怨他!)

抱怨什么,快牵起小熊,一家三口去虐狗233333

评论(17)
热度(35)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