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粉

21(小短篇)

用ID写文的梗,只用一部分感觉还好23333333此处应 @Twenty_One_1972 ,啊不造会不会蓝_(:зゝ∠)_以及 @喲咩 点梗的咩砸

21天可以养成一个习惯,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那天已经变成了现在进行时。

他已经习惯了每天六点半的早餐,七点一刻的煎绿茶,以及会伴随着煎绿茶出现的那个人,有时还会多上几个甜甜圈或者丹麦酥之类的甜点。这一切顺利得不像话,为什么会习惯了那个人的存在,他一向注重隐私,也不喜欢与人打交道,他们太难以捉摸,不像代码,指向什么命令就怎么执行。他摇摇头,看了眼手表,已经七点二十分了。

也许只是堵车,他又不是二战时期的黑心老板,自家员工偶尔迟到一次当然不是什么大问题。说到车,如非必要,他绝不想乘坐那个人的车,倒不是说他不喜欢风驰电掣的感觉,只是自家员工似乎对碰撞游戏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你不会享受那种体验的,除非你热衷于不赶紧闭上眼睛眼球都要飞出去的戏码。哦,他才没有抱怨,只不过是不想自己一天两次变成爱德华·蒙克*的代表作而已。

你说他对自己员工很了解?不不不不,他才不了解那个人。他才不知道那个人最常去的一个小公园,也不认识那个总是跟他下棋的盲人老先生,哦,那位老先生真是和蔼。倒是那个人对他很了解,才两天就发现了自己最爱的煎绿茶。那个人似乎天生就爱重型的枪支,哦,不,那简直是一场人文主义的灾难——目睹一只狙击枪被组装起来的全过程,他宁可公园里的人用怪异的眼神围观那个人。

对,他才不喜欢那个人,那个把武器塞满了图书馆任何可能的储物空间的人。但是他买的甜甜圈真的很好吃,特别是草莓糖霜缀彩色巧克力碎的那那种,虽然因为小熊再也吃不到了。说到小熊,明明是那个人的狗,偏偏要丢给自己,他开始后悔买那套公寓的时候没有考虑过宠物这个问题。小熊是只非常乖巧的好孩子,除了对他珍贵的初版书有那么点出人意料的昂贵品味,以及洗澡时总会抖满世界水之外,真的是个很体贴又可爱的好孩子。哦,看他想要出去玩的眼神,怎么有人能拒绝这么一个小可怜。他拿起小熊咬过来的球,用力丢了出去,那孩子就欢腾地奔出去追了,甚至还因为碰巧爪子扑到了球而把它弹到了楼梯间里。

他顺着小熊的毛,看了看表,已经七点半了。他才不会因为没有准时喝到煎绿茶而不开心,小熊呜了两声,他加了点力道帮牠放松肌肉。想了想还是按了下话筒,“Good morning,Mr. Reese,你路上堵车了吗?”他可不想让自己听起来像个闹着要吃糖的小孩。

“Morning,Finch,我在煎绿茶那耽搁了一会,有个神奇的姑娘点了二十一杯不同要求不同口味的咖啡,黑咖、玛奇朵、卡布奇诺……加糖不加糖、双倍奶单倍奶……总之没有一杯是重样的,我估计老板会有点小脾气,额,天佑你的煎绿茶。我快到了。”

他怔了怔,21,又是这个数字,等下要看看那个中国的很复杂的历法今天究竟什么日子。等到熟悉的脚步声响起时,他忽然发现自己正十分不成体统地坐在小熊的窝里,让小熊走开一点正准备站起来时才发现,腿已经被小熊压麻了。他绝望地看着一双笔直的长腿进入视野,在他面前停下了。有什么被放在了桌子上,他猜是煎绿茶,然后那个人突然伸出胳膊从他腋下穿过,把他从小熊的窝里解救了出来。那个人保持了抱住他的姿势,让他恢复一下知觉。小熊真的该控制饮食了,他满脸通红地埋在那个人怀里时这么想着。

那个人凑到他耳朵边说:“Harold,我们去看电影吧,我可以给小熊搞一个工作犬的马甲,这样可以把他也带上。”他的声音因为埋在他的肩膀上有点闷闷的:“那真不是个好主意,不过如果你坚持的话,我要挑看什么片子。”

那个人笑得肩膀都在抖,“当然,我的老板大人,你说了算。”


多句嘴,*爱德华 蒙克 代表作,就是那幅尖叫大家应该知道吼(翻滚着离场)

评论(14)
热度(28)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