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粉

人生何处不相逢(RF偶遇梗)

       明明坑还没填又来了,脑洞来自群里的谈话_(:_」∠)_各位不要大意地来拍砖吧╮(╯▽╰)╭

        哈罗德·非常注重隐私·芬奇最近似乎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说到注重隐私,那并不意味着他整日深居简出,避开一切与人接触的可能。Mr.Finch有着良好的生活习惯以及不少的小爱好,比如每天早上六点三十分的一杯煎绿茶。

         这天早上Finch正准备张嘴要自己的绿茶时,一位高大的先生忽然冲过来急匆匆地说“一杯咖啡,不加奶两颗糖。”Finch因为被插队不满地皱起了眉头,那位西装配白衬衫的先生转头看到他抱歉地一笑,“不好意思,先生,刚才没看到你。”又转向老板,“这位先生点的也算给我。”

          Finch凭着极好的自制力忍住了一个白眼,自己是不算高,但怎么也没到会让人看不到的程度吧,刚想拒绝的时候,那位西装先生已经丢下一张钞票,抓着咖啡走远了。“真是……”在Finch想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前,小老板已经举着煎绿茶递过来,“先生,您的茶,一颗糖。”Finch接过茶,默默地上班去了。

         然而老天爷似乎有意跟他开玩笑,下班出来遛Bear的时候,竟然又看见了那个插队的男人。芬奇正想着怎样才能不引起注意地溜走时,那男人已经迎面跑了过来,西装看起来皱皱的,沾了很多灰,天哪,他是被打劫了吗?

          男人脸上巨大的傻笑让他放弃了之前的念头,“嗨,绿茶先生,遛狗?我们还真是有缘,不是吗?”芬奇愣了愣不知道怎么回答,忽然一个圆滚滚的先生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嘿,神奇小子,那边抓到了,你还跑什么?”

        男人挠挠头, “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Jhon Reese。”拍了拍旁边圆滚滚的还在喘气的人,“这是我搭档,Fusco。”Finch眨眨眼,Bear已经在冲那个Reese摇尾巴了,“我叫Harold Finch,很高兴认识你们,Mr.Reese,Mr.Fusco。”摇了摇手里的绳子,“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恕我先失陪了。”说着用荷兰语喊Bear跟他走,Bear盯着Reese,可怜兮兮地摇了摇尾巴。

        “等等。”Reese忍不住出声,小个子扭过身子来看着他, “不留个联系方式么?邮箱也可以的。”

          “抱歉Mr.Reese,我是个很注重隐私的人。”然后牵着Bear就掉头离开,Reese确信自己听到了一句嗔怪的“小叛徒”。

      

          “别看了,人家都走远了。”Fusco看着自己一脸傻笑的搭档,“嘿,神奇小子,回去打卡下班了。”

         “有意思,”Reese意犹未尽地扭过头来,“Lionel,帮我个忙。”

        后者闻言翻了个白眼,“有加班费吗?”

        

        Finch觉得那位Mr.Reese大概在自己身上装了追踪器,不然来看芝加哥小熊队的比赛又遇见也太巧了。Finch压了压帽檐,端起绿茶以期能挡住自己的脸。

  

        Reese和Fusco凭着那个名字和NYPD的数据库查到的信息少之又少,但Reese答应请客来看比赛倒是不含糊,于是Fusco就带着儿子一起来看球赛了。

         作为棒球爱好者,Reese自然也来了。目光随便一扫竟然看见了杯子举到脸上的Finch,于是Reese心情大好地凑到Finch边上,“嘿,Finch,这么巧你也来看比赛,小熊队?”

        Finch认命地放下绿茶喝了一口,“是的。”

        “等下一起吃饭?”

        “我很抱歉,Mr.Reese,我是个……”

        “非常注重隐私的人,对不对?”

         Reese挤出一副伤心的表情,竟然和要出去玩的Bear有几分像,Finch把视线挪开了,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鬼迷心窍答应他。

         比赛进行得很顺利,芝加哥小熊队漂亮地打了出好几个全垒打。Finch是个很安静的人,不会跟着其他人一起欢呼吹口哨,只是表情会随着局势的变化而变化,一会皱起眉头,一会又勾勾嘴角。Finch全神贯注地盯着赛场,Reese盯着他,比赛就这么在不知不觉结束了。Finch感受到旁边人的视线,耳朵有点灼热的感觉。

         Finch的睫毛在阳光下泛着金色,他会习惯性地舔嘴唇,不时就能瞥见浅粉色的舌尖掠过薄薄的唇。下巴中间陷下去一道小坑,看起来手感很好。领带严丝合缝地扣上了他的脖子,看不见喉结。

       Finch, Finch ,Finch……

         信息在里瑟脑子里打着转,以至于听到Finch的声音时竟然吓了一跳。

        “很抱歉,Mr.Reese,我得说你的视线……,会令我困扰的。”

         “哦?没关系,那你看着我,我绝对不会困扰。”说着还十分真诚地眨了眨眼睛。睫毛随之翻动,像两只小蝴蝶,Finch忍不住摇了摇头,为自己的怪念头叹了口气。而Reese把这当成是让步,更加肆无忌惮起来,“那么,等下送我回家?”

       

           Finch跟炸毛的兔子一样盯着他,“里瑟先生,你没有开车吗?”

            “没有,我搭Fusco的车来的。”手随便指了个方向,“他已经带着儿子回去了。”又可怜兮兮地盯着兔子,“现在很难打到车的,Finch,就当帮我个忙,回头我请你吃饭。”

          兔子叹了口气,“好吧,Mr.Reese,你可以搭我的车回家,但是吃饭就不必了。”

           Reese绝不会告诉兔子,自己在看到他的时候,就让Fusco比赛一结束就带着儿子先走了,慢悠悠地跟上步履蹒跚的小兔子,得意地勾着嘴角。

            “相当印象深刻啊,Finch。很难想象一个普通职员能负担得起林肯城市呢。”

            “我得说,Mr.Reese,你的好奇心该收一收,如果你还想搭我的车回家的话。”

            

             Reese做了个封上嘴巴的手势,然后高举手表示投降。Finch瞥了他一眼,拉开车门,在Reese看不到的角度勾了勾嘴角,Reese坐进来的时候又板起脸换上一副老教授那样的严肃表情。Reese倒是春风满面,心情大好地告诉了Finch自己住的小区,不期然看到后者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了抖。

           “让我猜猜,Finch,我们不会刚好住在同一个小区吧?”

           Finch的手收紧了几分,耳朵有点红,从Reese的角度看去被一片光照得几乎透明,“我得说Mr.Reese,我是个非常注重隐私的人,另外我要开车了。”

          Reese故意很重地叹了口气 “Yes,sir.”然后扣上安全带,脸上虽然一片委屈,但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Finch只觉得老天爷在跟他作对,快到小区的时候,卖冰淇淋的小伙子看见他,远远地就冲他招了招手,Finch挤出一个微笑回应那年轻人阳光灿烂的笑脸,一旁的Reese更是绷不住,笑得像极了一只日本传说里的生物。

          “好了,Mr,Reese,鉴于你已经到了,那么我也要回家了。”小个子把车停稳,目视前方像和空气说话似的开口。

         “反正你也到了,来我家坐一会?我刚买了一整盒的草莓糖霜甜甜圈,绿茶也有。”Reese仍旧挂着那副傻乎乎的笑,一脸谄媚地贴过来。

           Finch一下子坐直尽可能往车门那边挪了挪,“很感激你的邀请,Mr.Reese,但我并不喜欢打扰别人。”

            Reese一只胳膊撑上车门,看起来就像环住了Finch,又往前凑了几分,鼻尖快要抵上Finch的耳朵,“但是我喜欢,我有点想Bear了,不如带我去你家坐坐?”

          眼下这人一副不答应便不罢休的架势,看着还有人快要走过来了,Finch一咬牙点了点头。Reese满意地收回手,心里嘀咕着刚才应该趁机偷个吻,明明都离得那么近了。

         Finch的家比他想象的要简朴许多,并不繁复的摆设收拾得井井有条,可以说任何一个排列强迫症的人都挑不出这里的问题。Bear开心地冲他扑过来,Reese一不小心倒在地上,Bear摇着尾巴舔他的脸。

          Finch端着泡好的咖啡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他转过身去调整了一下表情才又回到客厅,“Mr.Reese,你的咖啡好了。”Reese拍拍Bear,大狗顺从地走到一边坐下。

            “我得承认,Mr.Reese,Bear确实很喜欢你。”

           Reese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嗯,两颗糖,“那你呢?”

          “什么?”

          “你喜欢我么?”

          小个子端正地坐在沙发上,脸蹭地一下就红了,瞪着眼睛眉毛快要飞起来,“Mr.Reese,请你停止这种不庄重的行为,这样的玩笑真的很不妥。”

          Reese放下咖啡,扳着小个子的肩膀让他看着自己,“我可是认真的。”

           Finch下意识地吞了一口口水,“什么?”

           “我喜欢你Finch,你的眼睛,你的鼻子,你的嘴……”Finch紧张得舔了舔唇,“就是这个,你舔嘴唇的小动作,都让我着迷。”

          看着耳朵快要滴血的小个子,Reese笑笑,在他额上印了一个无害的吻,“我可以等,Finch,你准备好了就告诉我,不论你的回答是什么,我都会尊重你的选择。”

         Finch不记得Reese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记得什么时候起,走到哪里都能碰到Mr.Reese。

        从上班路上的煎绿茶,到午餐时间的一点空当,超市、公园,溜Bear的时候也总是遇见他,有空的时候两个人就一起走一段,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天,没空的时候就交换一个友好的微笑,然后匆匆各自走远,后者发生时Finch总觉得缺点什么。

         终于在一个月光明朗的晚上,Finch牵着Bear,Reese走在他旁边,Finch小心翼翼地开口,“鉴于目前的情况,Mr.Reese,我觉得我们可以先约个会试试看。”说罢扭过身子紧张地盯着Reese,后者回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我以为我们已经在约会了。”然后一个轻柔得像蝴蝶一样的吻覆了下来。

         也许只是月光太好了,Finch迷迷糊糊地想。

end╮(╯▽╰)╭

评论(27)
热度(31)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