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粉

Person of calling(call me maybe 衍生文)(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37源自呆萌女神的call me maybe,渣文笔一写仅供娱乐,欢迎拍砖_(:зゝ∠)_

       奇妙的一天从一杯清茶开始,Finch看着茶漏拿开后,一根茶叶梗竖在水里,忍不住喃喃道“会有好事情发生呢。”说完又笑着摇摇头,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也跟恋爱的小姑娘一样信这些了。吃过早饭,Finch套上外套,理好袖口,准备去搭地铁,书架上一本《皆大欢喜》的烫金书脊在清晨的阳光下闪了闪。

       Reese警长的这天却是从肩上仍发疼的枪口开始的,有些别扭地用右手完成了大部分早餐的活动,嗯,甜甜圈还不错。Reese抓起外套,满意地开着他漂亮的捷豹一路无阻地到了警局。刚进办公室,毫不意外地收到了来自他搭档Fusco式的问候,“嘿,神奇小子,这么快就回来了,别老拿自己当美国队长,受伤也不多休息两天。”Reese挑挑眉,“我可闲不下来。”转头看见桌上文件堆起的小山,刚准备勾起的嘴角又耷拉了下去。Fusco喝了口咖啡,“别担心,Paper’s Man,那些文件明天才交呢,慢慢来。”Reese把自己扔进椅子,崩溃地揪了揪自己的头发。

       相比之下,Finch的一天要惬意得多,依旧是与他最爱的代码打交道。快下班时,Sarah凑过来告诉他组里今晚在街角新开的酒吧聚餐,问他要不要一起来。看着这个热心的姑娘善意的笑,Finch忍不住也勾起嘴角,“拒绝漂亮姑娘的邀请可是罪过。”

       通常Finch不喜欢酒吧,那意味着嘈杂的人群和糟糕的啤酒。但这家新开的酒吧倒是清净,啤酒也还不错,Finch挑了个离门不远的位子方便开溜。刚坐定,门就开了,习惯性地抬头望去,一名穿着黑白套装的男子阔步走到吧台,用沙哑的嗓子点了杯威士忌。Finch舔了舔唇,觉得喉咙有些发痒,端起啤酒边喝边偷偷瞄正和酒保闲聊的男人,鬓角泛着灰白的头发有些调皮地翘着,健康的巧克力肤色,眉宇间一丝忧郁的气息让他看起来像极了忧郁的中世纪王子。待男人走后,Finch便跑到了酒保那里打听男人的信息,酒保小哥意味深长地一笑,“他啊,是Reese警长,John Reese,NYPD第八分局的,很帅是不是?我都想被他戴上手铐抓走了呢。”

       Finch红着脸道了谢,就急匆匆地跑回家去了。打开电脑随手一搜,就查到了那个John Reese放在交友网站上的信息,照片上男人搂着一只成年的马里努阿犬笑得一脸阳光,Finch也咧开嘴,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Reese在被文件逼疯的边缘时,果断抱起剩下的文件丢到了Fusco桌上,“Hey, Lionel,帮帮忙。”后者不满地瞪眼,“喂,神奇小子,你当我是海螺男孩么?我呆会还要去接儿子呢。”Reese抓起外套,拍了拍Fusco的肩,“你能搞定的,我相信Lee应该不会介意跟我打一会儿棒球。”说完就迈开长腿,把Fusco忿忿的埋怨抛在了背后。

路过一家酒吧,Reese决定进去倒一倒自己的苦水再去接孩子,推开门的那一刻,顿时觉得自己做了有生以来最正确的决定。当他看到那个眼睛圆圆,一丝不苟地穿着三件套,在酒吧里要多不合群就有多不合群的男人时,他立刻选了自己最帅气的姿势走向吧台,刻意压低嗓子点了杯威士忌,甚至还趁三件套先生不注意,偷偷拍了几张他的照片。终于成功引起男人的注意后,Reese塞给酒保多一倍的小费,“等下那边的客人要是来问,你就只管回答。”

       于是现在Finch托着腮盯着屏幕,作为一名顶级黑客,要查到警官没有公开的信息并不是难事。在哪里出生,哪里念书,曾经服役的军队,担任过的军衔,档案里用公式化的文字苍白地铺陈了这人的小半辈子。但是Finch觉得这远远不够,他不由自主地想知道更多。想知道他曾和怎样的人交友,想知道他那双漂亮的眼睛曾见过怎样的风景,想知道……再多一点。这感觉有些奇妙,Finch决定隔天到警局碰碰运气,就算只能远远地看他一眼也好。

         一夜无梦,Finch醒来时觉得筋骨都舒展了开来,心情大好地挑了套价格不高但很有品味的西装,想了想又把马甲放回柜子,收拾停当便挎着包去了NYPD第八分局。Finch只说自己是马登里纳的助理律师Burdet ,为Reese警长涉及的一起枪击中的嫌犯来做些调查,竟然被顺利地领了进去。带路的小警官对Fusco交代了下Mr.Burdet的来意,Fusco了然地点点头,露出一副“又来了”的表情,“我是Reese的搭档Fusco,有什么跟我说也行。”

Finch心里打着鼓,毕竟第一次到警局,这会他有些慌了神,“我需要详细了解事情的经过,无意冒犯,但我想还是Reese警官本人才能讲清楚。”Fusco心里一直嘀咕这眼镜儿怎么这么眼熟,抽冷子听到Reese忽然想了起来,那小子把报告丢给自己写不算,还拿了个什么证人的照片要他查,还说很重要,不就是眼前这个大学教授模样的小律师么。一想干脆不掺和这事儿了,Fusco 手一抬,“Reese就在那边拐角打球呢,你找他去得了。”

          Finch心里鼓点又紧了几分,扶了扶肩上的包,咬咬牙还是大步地迈了过去,还未走到街角,已经听见了球击地的声音。Finch收住脚,正好看见Reese运球过来,忙掏出手机,拍下了Reese投篮的样子,球划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稳稳地进了篮,这才觉察对方已经注意到了自己。Finch顿时方寸大乱,当即转过身去,以自己最快的速度离开了现场。

        Reese看着走得太快有些一蹦一跳的小个子,抱着球笑了笑,并没有追上去。反正这只小兔子已经跑不掉了,也不急这一时。

评论(15)
热度(24)
  1. Larien-啦芄青过斯托洛夫斯基 转载了此文字
    太甜啦!!!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