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斯托洛夫斯基

专注痴汉老板(๑•̀ω•́๑)RF和ME水仙,无可救药的痴汉,杂食爱好者也许什么CP都能吃一吃,不存在拆逆概念的

【POI/LOST】Two Bets on One Soul(二)

emmmmm还是我这条咸鱼_(¦3」∠)_因为这篇有人点漏,那么我们就愉快地更个新吧ღ( ´・ᴗ・` )比心


 

  • 第二个赌约


    “你是说……你一直都找不到你弟弟?”里瑟凑在背后好奇地盯着他摆弄巫术材料,让人很难不分心。芬奇正捏着一束头发,用镊子小心地夹出一根,“有天晚上他抱着八号先生跑出去,没再回来过。”他把头发碾碎加进了味道奇怪的草药里,“这是本杰明的胎发,不知道会不会把我带进他小时候的梦里。”

    “你得用一个更复杂的咒语才能穿越时空,哈罗德。”里瑟按住他的手,从容地拿过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还有,是‘我们’,你可能会遇上霍布斯,天堂也不许菜鸟独自到人间去。”

      炽天使的力量的确很强,多个人帮忙是件好事情。芬奇拿起杯子,“我猜那样你就成了我的守护天使了,里瑟先生。”里瑟笑着和他碰杯,“我的荣幸。”

      梦是个奇怪的东西,逻辑和科学在这里不一定派得用场。成群的虎鲸在空气里打转,迅猛又准确地撕开蓝鲸厚厚的皮肤,血像炸弹一样落下来散开。本杰明在海水里挣扎,想躲开那团红雾,他越潜越深,光线也越来越暗。一朵发光的睡莲向着和他颠倒的方向生长,本杰明抓住花茎把自己倒过来,着迷地碰了碰花瓣。不等他仔细看清睡莲的样子,艾莉克斯小时候的秋千从远处漂了过来,本杰明伸出手去,想拉住那架秋千,却差了那么一点,徒劳地看着它带走了一串小女孩欢欣的笑声。

      他的手碰到了玻璃,像个胆小鬼一样躲在窗帘后头,本杰明暗骂自己,可他始终没有勇气去拨开窗帘。人总会后悔自己的决定。如果他的计划能再周密一些,或者他能再狠心一些……悲伤和恐惧轻易地攫住了他,本杰明跪在地摊上,抱着一杆双筒猎枪,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梦里纯粹的情绪被放大,对于其他事物的感知也开始变弱。他看见房门被打开,长大了的哈罗德走进来,在沙发旁边站定扶着沙发背,说不上是要向他跑过来还是夺门而出。这也许是他做过最好的一个梦了,本杰明扔下枪扑进哈罗德怀里,后者他在他背上轻轻拍着,如果没有那个跟进来的高个子,他几乎要在这个温暖的拥抱里睡过去。

       沙发垫里藏着把左轮手枪,本杰明拉开保险把哈罗德护在身后,瞄准了来人的眉心,“你是谁?”高个子举起手向他背后示意,“你哥哥的朋友。”哈罗德忙拍拍他的肩膀,“是真的,本杰明,里瑟先生是来帮忙的。”

      梦的时间有限,芬奇只能直奔主题,积攒多年的想念和疑问都得往后放,“本杰明,我需要你记住我的话,如果时间充足我会解释。上帝和地狱用你的灵魂打了个赌,无论你遭遇了什么,本杰明,千万不要答应把你的灵魂给别人,答应我,好么?”本杰明握着芬奇的手,贪恋着那点温度,“可你现在告诉我,不会被报复么,哈利?”芬奇摇摇头,“不用担心我,本,目前有危险的是你,我很担心你。”

      一只宝蓝色的蝴蝶不知道从哪里飞了进来,在芬奇背后打转,里瑟皱起眉,“我讨人厌的哥哥来了。”

     “恶语伤人呢,约翰,”霍布斯把搭在门把手上用来开门的手帕折起来放进口袋,“况且我只是来打个招呼。哦,顺带一提,你们两个,没听到什么吗?”他歪了歪头,作出努力听什么的样子。

      肖和格洛夫斯在求救。

      哈罗德给了本杰明一个拥抱,只来得及在他耳边吩咐一句“保重”,就匆匆由里瑟带着飞走了。

    “现在,本杰明,只有我们两个了。”来人给了他一个微笑。

      他样子很像里瑟,只不过从里到外都透着十分会算计人的精明劲。

      同类最容易嗅出同类的气味,但真正让本杰明开始冒出冷汗的是对方正向窗户边走去,轻飘飘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难以捕捉,“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对吧?本杰明。”那只手碰到了窗帘,本杰明想尖叫着跑开,像个没用的软蛋那样哭着打滚,但他站在原地一动也没动,喉咙里有金属的味道涌上来。

      窗帘被拉开了。

      他的艾莉克斯脸朝下倒在草地上。

      屋子开始旋转,他还能听见艾莉克斯的声音:“爹地,他们是认真的……”“求你了,救救我。”艾莉克斯的声音、男人倒数的声音、婴儿啼哭的声音、枪声……本杰明用力地闭上了眼睛,他的脑子几乎要炸开来。谁不渴望一点救赎呢?求你了,停下来,他想着。

       那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突如其来的安静让他心口一颤,本杰明听见了自己狼狈的呼吸声,“你想要什么?”

     “你的灵魂,当然了。”

     “你倒是很诚实。”

     “我从来不对顾客撒谎。”

     “这和大多数人说的可不一样。”

     “大多数人——”霍布斯把“人”念得更重一些,“很愚蠢。”

       本杰明抽了下嘴角,“我也不过是‘大多数人’之一。你不和我讲条件?”

      霍布斯习惯性地摸了下自己的领带结,确定它没有不成体统地歪掉,“何必这么着急呢,本杰明。你是个有意思的顾客,我向来对有意思的灵魂很有耐心,在我们讲条件之前希望你弄清楚一件事情。”

      恶魔的声音很轻,像耳语,哄骗夏娃吃下苹果的那条蛇大概也是用了这样的声音,才让人不由自主地想给予回应,“什么?” 

      霍布斯凑到他的耳朵边,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让人不舒服,“你想要什么?”本杰明压着想要躲开的本能,不肯让对方占上风,“不如我们打个赌。”

     “有意思。”霍布斯直起腰垂眼盯着他的眼睛,“赌什么?”

     “我的灵魂,”本杰明抛给他一个虚伪的笑脸,“只要你能给我我想要的,它立刻就归你。”   

     “成交。”霍布斯打了个响指,消失在空气里。

     “我会找到你的。”本杰明醒过来时耳朵边响着这句话,冷汗突然就冒了出来。


评论
热度(18)

© 过斯托洛夫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